2014年终总结

2014-12-21

自打今年2月14日发第一篇博客以来,我竟然坚持住了每月四篇更新,从未间断。不过我打算从今天开始进入冬歇期,调整一下呼吸节奏,也好有大段时间啃啃硬骨头,待到来年的2月14日再续篇章。

停下来,不是因为没东西可写,也不是时间紧。就是觉得该停下来了,该有个张弛节奏,橡皮筋不能老抻着。本来每月四篇,一年12个月就是48篇,跳过冬歇期的6篇,就是42篇。为何要凑42这个数?因为《银河系漫游指南》里说,42是生命、宇宙以及一切的终极答案。

2014年对我来说是不寻常的一年。有了女儿,有了博客,这两件事改变了我许多。感受到最明显的变化是,之前对生活主要是索取,现在则更多是奉献。奉献的感觉的确要更好!

其实把生孩子这件事归到自己头上,有点厚脸皮。无论是带老婆产检,还是出生前后那一套,办各种证,伺候月子,照顾孩子,都属于应尽的职责,我并没有额外比其他父亲多做什么。不过女儿出生对我的影响深远,绝不仅仅是每天花几十分钟陪她玩那么简单。

我开这个博客,一个原因就是想给孩子留下点什么。我希望它(当时还不知道男孩女孩)长大以后看了这些东西,能进一步了解自己的父亲,对成长是有好处的。将来我老了,不在了,给孩子留份回忆,证明这个男人在年轻的时候,也曾思考,也曾创造。

当然,这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也许将来女儿对这些毫无兴趣,就像年轻时的我,就对我爸的三十岁毫无兴趣。可是万一有呢?毕竟年龄增长,关注的东西也会随着改变。所以话不能说死,留个万一吧。

年末的时候,差一点换了工作。公司战略调整,独立出去一个新的移动互联网公司。我被安排去新公司,原先的事情不再做了,这种时候难免让人蠢蠢欲动。恰逢安装了一个叫脉脉的手机应用,随手给一家创业公司发了个简历,很快那边就邀我去面试。面试非常顺利,给的薪水也比现在高出近一半,还有期权,我就动心了。

但是创业公司嘛,工作肯定累,波动也比较大,家人对此顾虑重重。于是我面临一个选择,是给女儿提供一个相对稳定的、有爸爸陪伴的成长环境呢?还是一个不稳定的、缺少爸爸陪伴,但将来可能更有钱的环境?犹豫再三我选择了前者。担心有些东西错过了,事后用钱也买不回来。

孩子的出生,让我意识到自己身体的重要。女儿出生后,我患上了过敏性鼻炎,去医院检查了几十种过敏原,几乎就没有不过敏的,大夫说我这种情况有点特殊,不建议我采用普通的避开过敏原的办法,而是多休息多户外运动,增强免疫力。其实我还跟大夫隐瞒了一点,就是我最近没事老抠鼻子,这个习惯不好。

过敏是免疫系统紊乱引起的,我上一次免疫系统出问题,是在十七岁参加高考之前。当时鼻子出血不止,往鼻孔里塞了很多纸巾也堵不住,在去医院的路上,我预感自己快要死了。不过一点没有惊慌,那时的我生无可恋,随时都可以平静地面对死亡。

现在有了家室,死不起了,也病不起。我已经不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年,无法平静地接受死亡,只想健健康康地再活五六十年。我愿意放弃无神论者的信仰,去为自己的健康祷告。我愿意放弃浪荡不羁的游侠梦,选择做一个怕死求安之人。靠赶紧打住吧,这要死要活的,都把我自己恶心到了。

讲了这么多大话空话,终究还得从小处做起。要问明年有什么目标,目前只有一个:别他妈再挖鼻子了!你个鼻炎仔!

再见,我的2014。

回主页 RSS 订阅
京ICP备1400723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