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每次房价涨,我还是很开心

2014-04-28

北京的房价,让很多年轻人放弃了理想。一想到这,我就长长地呼一口气。

可是呼出的这口气,我自己也弄不清,究竟是叹了一口气,还是松了一口气。因为三年前我就在父母的催促下,买了房上了岸。

首付基本靠父母,我只管每个月还一次房贷,三十年后和银行两清。

交完房贷就存不下什么钱了,但也没感觉到还贷有压力。说来倒有两件琐事,令我不胜其烦。

第一件事,是每个月把公积金卡和工资卡里的钱转进余额宝,到还款日再从余额宝转出来打给银行。有时候嫌烦不想折腾了,但银行活期利率又觉得亏,陷入两难。

第二件烦心事,也同样让我左右为难。每次一听说房价涨了,我就很开心,上网搜自己的房子值多少了。可冷静下来一想,很多年轻人因为高房价被迫放弃理想,又觉得自己这样很罪恶。

为了减轻罪恶感,我甚至找出一套自我解脱的方法:

谁都不希望自己的东西贬值 那我一定希望自己的房子升值喽 但房价涨,拥有多套房产的富人受益最大,而我只会被拉开差距 所以再被问到是希望房价升还是降,我就回答“希望别人的房子都降,唯独我的房子涨。”多么智慧,既不用割自己的肉,又满足了大庇天下寒士的高尚理想。

玩笑归玩笑,但那三条还是有道理的,尤其第三条,它指出如果房价照这么涨,工薪阶层和中产阶层将永世不得翻身。

房价上涨,对于没有房子的人,丁点儿赚不着,说多了都是泪。但仅买了一套房自住的人,不也跟着升值了吗,为什么还永世不得翻身?

因为只要没有把房子卖掉,房价涨就跟他没啥关系,除非卖掉房子后不再买新房。倒是那些有多套房子的人,能随时卖掉多余的房产变现,赚个盆钵满盈,但他不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富人变更富,自己被甩得更远,永世不得翻身不就这个意思吗。

本以为有了上面这些思想武器,我就可以不为房价上涨而兴奋了,但事实却如本文标题所言,每次房价涨,我还是很开心。

没有到喜形于色的程度,但我也能清楚感知到欢喜的情绪。为什么会这样?我难道不明白,房价上涨正在拉大我和富人阶层的差距?

这种情况绝非出现在我一个人身上。在和同事的聊天中,经常察觉出他们对房价上涨的态度,有房的都庆幸自己买到了,并且很乐意预测房价还会继续上涨。

我们绝大部分人,恐怕是不喜欢变化的。原本就比你有钱的人,变得更加有钱,你不会觉得怎样。但原本不如你的一旦超过了你,就很难接受。你控制不了这种情绪,因为它来自于老祖宗留给你的基因。

当猿人开始群居的那一刻起,就开始向着对社会地位变化敏感的方向进化。任何利益相关的变化,都会引起我们的警觉和不安。所以我们能坦然接受皇帝高高在上统治千年,却不能容忍邻家贪玩的孩子某一次考试成绩超越了自己。

这种对变化的敏感,根植于我们的基因中。所以就算我明白房价上涨弊大于利,但道理这东西还是太上层了,远水难救近火,想用它去约束本能往往是徒劳一场。

我身边接触到的人,和我同一个阶层的,基本上只有两种情况:有且仅有一套房的,以及没有房的。互相之间可比较的范围就很窄。房价涨了,有房的洋洋得意,没房的垂头丧气;房价跌了,有房的去砸售楼处,没房的一旁拍手看笑话。

我们的基因要求我们只去注意身边的人,一分一毫都算得清,但对幕后的真正大boss却视而不见。这造成了整个阶层的集体悲剧,为一些芝麻绿豆争来争去,却不知在这样小的格局里,即使赢得了胜利,也一样会随着整个阶层走向深渊。

就如明清时代的中国,只顾窝里闹得凶,却不放眼看世界,等到与外邦的差距拉开到一定程度,坚船利炮之下,谁都难逃与中华帝国一起沉没的噩运。

不知下次再闻房价上涨,我还高不高兴得起来。

回主页
京ICP备1400723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