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匠的敌人

2014-12-14

工匠精神这个词,我最早是从罗永浩那里听说。老罗说,国内做手机的只有两个人有工匠精神,一个是魅族的黄章,一个是他自己。

一直以来,工匠在中国的地位都不高。但在当下浮躁的社会,最缺的人就是工匠,最缺的精神就是工匠精神。专注在某一个领域深耕几十年,把手艺做到出神入化,比如日本寿司之神小野二郎,捏了75年寿司仍不满足,其专注精神令人震撼。

小米科技的雷军,张口专注闭口极致,实际上他每天光忙着投资,忙着建生态系统,专注什么呀,可是就连这样的人都能给国人上课讲专注讲极致,说明很多人做得还不如雷军呢。跟人家小野二郎比,就更差的不是一点半点了。

说到工匠精神,不能不提日本。知乎上看到对日本工匠精神的解释:

他们从来不打算通过努力种地从而改变自己的命运,改变家族的命运,去做更高级的工作,成为人生赢家。他们的想法就是他们本来就是要来种地的,世世代代就是种地的,就是要把种地这件事情做好。

中国传统文化鼓励的是学而优则仕,而且每个步骤都给你规定好了,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如果想有点出息,不能只低头干活,还要抬头看路,对局势了然于胸,找到一两个贵人相助,然后才能平步青云。总之,这一切压根儿没工匠什么事。

最近在看一本书,书写的倒很一般就不推荐了,但书中一段话足够让每个中国人震撼:

在日本,创业1000年以上的企业有7家、500年以上的有32家、200年以上的有3146家、100年以上的有5万家。这些长寿企业的89.4%是不满300人的中小企业。

时间是孕育工匠精神的土壤,日本百年以上的企业有五万家。而我国的企业和企业家,在革命胜利后被全歼了……接下来是大炼钢大炼油大锅饭大饥荒,凡什么不求最好但求最大。再看日本的5万家百年企业,九成都是不足300人的中小企业。

后来中国成为了制造业大国,但依然只是大。除了价格低之外,并没有其他优势,以至于人力成本稍稍上来一点,制造业就要完蛋了。可是在人力成本高得多的日本德国,某些制造企业经久不衰,值得我们好好反省。

悲催的是,我们还没来得及沉下心来反省,又被新一波浪潮席卷了。那就是互联网相关的创业。单纯创业倒也还好,可如今的互联网创业必然和投融资联系在一起。资本既是助推器,也是压力的来源。在压力下,创业公司往往 quick and dirty 地赶工做出产品原型,然后加班加点没完没了地迭代,长期处于时间不够用的忙碌状态。

《黑客与画家》的作者 Paul Graham 非常鼓励创业,他提倡用三年不眠不休的疯狂创业挣到普通上班三十年才能挣到的钱,然后财务自由爱干嘛干嘛。后来这本书在国内火了,作者被冠以硅谷创业之父的称号,他的理念得到了充分的传播。

我倒觉得,现在的中国不缺创业者,缺的是职人。什么是职人?寿司之神小野二郎就称自己是职人。设想如果他融到资创业去了,为了投资人的利益,开了200家连锁店,凭他的名气肯定是不成问题的。但是呢?他本人忙于扩张而投入不了那么多时间去修炼技艺,我们这个星球的寿司水平都会下去一块。

老讲创新创新,倒不如踏踏实实把手艺做好。现在的创业公司,确实有一些是专注把一件事情做好,但更多是浮躁地追赶潮流,比如美国有个什么产品不错,我们要迅速地把它复制到中国来,于是催生出好几家创业公司,展开了速度的较量。

这些创业者对未来的期待是什么?是做一个百年品牌,还是尽快赚一大笔成为人生赢家?很多人创业者只想着三五年之后手里的股票值到多少钱,而不是二十年之后这个品牌会是什么样子。所以当听到老罗说要在锤子做二十年,不由心生钦佩。二十年,真的是一个很长的承诺。

在一个人人逐利的浮躁氛围中,什么样的观点都可能冒出来,比如“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受它的影响,工程师动不动拿出一整个下午讨论产品需求。弄的搞研发的不醉心于技术,搞设计的不专注于绘图,每个人都挖空心思去想需求、参人性。每个人都在找捷径,找引爆点。

初创公司人少不够用,研发兼一兼产品经理也就罢了,可是在大公司里这个观点照样横行无阻。一些CEO为赶这个时髦甚至以首席产品经理自居,并且向下贯彻落实,将“有产品sense”纳入到绩效考评中。说来惭愧,我经常被认为是有产品sense的人,一直以来觉得是个优势。但当我想起日本的工匠精神,经过反省,发现其实我也是受害者。在这场闹剧中,每个人都是受害者。

说了这么多,归纳一下工匠精神的敌人都有哪些:

什么是工匠精神呢,用UNIX哲学中的一条来解释再合适不过:Do one thing and do it well. 控制好自己的内心,把该你做的事情做好,舍弃杂念,专注于脚下的路而非远方的海市蜃楼。

做工匠是一种修行,因为它和现在主流的观念有很多背离。例如现在提倡以结果为导向,可工匠更注重过程。去他妈的结果,去他妈的用户,去他妈的投资人。但别害怕,做一个工匠也没有想象中的那样辛苦和乏味。在这个时代选择做一名工匠,大多情况下,只需要做一个静静敲键盘的美男子,哪有那么辛苦。

回主页 RSS 订阅
京ICP备1400723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