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的果实

2014-02-28

上面这张照片里的欢腾场面,并非丰收的美景,而是2014年1月4日发生在兰州的一次哄抢现场。

载有六万多斤橘子的卡车不幸侧翻,附近百余村民陆续赶来,没有帮助,只有哄抢,甚至警察前来制止都不听。

这样的事件在中国时有发生,多发于经济欠发达的农村。一旦在这些地方翻了车,车上的东西很快就归集体所有了。

好在民风还有它淳朴的一面,只拿东西,不喝人血不吃人肉。否则我都怀疑某部会不会允许新闻曝光出来。

按下这件事先不说,讲一讲这些年来我的感受。

大概是在2010年,我隔三差五就会被负面的情绪缠绕。

原因大概有两个,一是那年微博乍起,一下子几乎所有人都成了负面消息的导体,每天都有不少让我上火的微博转发。

第二个原因是读了《1984》这本书。书中说,若你认同和喜欢一本书,不是因为这本书说出了什么你原本不知道的,而是它把你原本就知道但深埋于内心的话说了出来。

《1984》曾被列为禁书,心理承受力强的不妨拿来一读,此书是小说,就不在这里剧透了。

微博和《1984》形成的合力,让我觉得中国在现有体制下已是积重难返,只有革命能救中国。我将自己看做一名革命的志愿者,虽不用抛头颅洒热血,至少也要为民主传播正能量。

但这些年我也在不断的观察和反思,越来越觉得仅仅毁掉一个政权不足以改变现状,甚至结果会比现在更糟。

哄抢货物的村民,中国式过马路的行人,向官员行贿的商人,给老师送礼的学生,奋力挤进体制内的年轻人,网上随处可见的喷子和五毛……这些不是个别现象,他们加在一起组成了中国的大多数,手中握有大多数的选票。如果完全讲民主,从最终结果上看,这些人会替我做主。

给我做什么样的主呢?有一个词,它和民主同样美好也同样具有煽动性——平等。

当前贫富的分化,使得多数人穷,少数人富。实现平等最简单直接的办法就是像几十年前那样,瓜分地主资本家的财产,归全民所有。这和村民哄抢货物又有什么区别。

瓜分他人财产这种事,等冷静下来回头再看才发现是整个民族的一场劫难,但在当时确是大多数人拍手称快的。

瓜分别人财产也需要一个带头的,谁带这个头好呢?由于中国媒体上出镜率最高的就是国家主席,且都是正面的报道,光辉的形象,所以时任的国家主席就是瓜分者最垂手可得的领导人。所以就算来一场民主公正的、一人一票的全民选举,当选的还能是谁呢?

革命的目标和动力,无非就是让受苦受难的大多数脱离苦海,可是每当想到这些人,想到他们过马路是红灯也要结伴硬闯,想到他们能占便宜就占哪怕哄抢的时候有警察鸣枪,想到他们对每个比他们有钱的人咬牙切齿暗地中伤,一想到自己所有的付出都是为了这些人,还哪来的动力?

这曾经让我沮丧,但革命的初心未改,我依然对现状不满,问题依然一个都没有得到解决。怎么办?

我试着抛开现实的束缚,空想一下革命成功的样子,先在想象中品尝一下革命的果实。

想来想去,无非是在更合理的制度下,人们变得更加有教养,更懂得尊重人,有更多个人选择的自由。

简单说就两点:优秀的制度和优秀的人民。

那么,优秀的制度和优秀的人民,哪个在先哪个在后呢?

有人觉得必须等制度先优秀起来,人民在新制度的约束下才能变优秀。我不这样认为。就算一项制度本身是优秀的,但人民素质很低,那么在民主的方式下,根本就不会让这项制度通过。相反,若人民是优秀的,人民会推动制度的变革,废除掉过时的不合理的制度。

所以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制度和政权。为什么共产党打赢了国民党?因为当时的人民更希望共产党赢。为什么文化大革命搞得那么火热?因为当时的人民认为中国需要这样一场运动。

当权者之所以能当权,一定深谙取大众欢心之道。所以决定国家命运的人其实是人民。对国家的不满,实则是对人民自身的不满。

只要想通了这一点,气氛就一下子变得缓和起来。顿时眼前的路开阔了,想法也冒出来一大堆。

人民富强了,这些问题都会迎刃而解。我给富强下一个粗浅的定义,就是物质上富有,精神上强大。

富和强一般都一起出现,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相伴相生,别指望贫穷的同时还能品德优良志向高远,不是没有这样的人,只是不能指望大部分人这样。

吃不起饭住不起房,长期处于弱势的群体,恐惧的来源多,容易为一点小利而违背原则,也容易被小恩小惠迷了心窍。

财务自由的人,不容易受他人胁迫,自力更生的人往往有着较高的自尊。物质上的优渥有利于人放下负担去追求精神层面的东西。

由于社会分工的差别,各自命运的不同,一部分人会觉得赚钱太难,那不妨在精神上追求多一点。只要肯多读书,多发问,多反省,就绝不会是一个空洞的人。

好了,扯了这么多无非是想说,人还是要往高处走。当你觉得沮丧,其实多半是因为自己不够强大而沮丧。除了提高自己之外别无他法。

想革命?想捣毁旧世界?那就先把自己变强。然后别人就会主动效仿你,自愿成为和你一样。最后你发现,世界已经被你改变。

无需风吹雨打,亦能收获革命的果实。

回主页 RSS 订阅
京ICP备1400723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