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 I am Kate

2014-07-07

1994年,是我记忆的分水岭。94之前的事很少有印象,即便记得,也模模糊糊昏昏暗暗的。94年之后,每一件事都记的很清晰,而且画面一下子变明亮了起来。感觉自己像一台沉眠多年的录像机,在94年突然打开了镜头盖,就一直运行在recording模式。

94年发生了什么?说起来好多呢。

那一年,我上小学四年级,课堂上有了英语课。课本是全新的英语300句,里面有一只恐龙,名叫Cloudy。同样拥有Cloudy这个名字的,还有我们班的学习委员。她长得洋娃娃一样,眼睛大酒窝深,是我们班男神的相好。

男神是体育委员,长得黑黑帅帅,学习成绩也是名列前茅。他和一些大孩子玩的比较多,懂得很多我完全接触不到的知识和人生哲理。比如女人的身体长什么样,男人在结婚之前一定要先玩够多少个女人,诸如此类。也不知道谁把这些告诉他这样一个十岁的娃娃,反正知识就是力量,他立马就比我们这些同龄的男孩成熟好多。

想必男神也知道怎么让自己看起来更有魅力,怎么讨女人欢心。他家并不是很有钱,但是他的发型、穿衣风格,在当时班上的男生里绝对的鹤立鸡群。很显然在心理上领先一步,提前进入了青春期,和那年暑假刚刚意识到自己乳房变化的女生,一起进入了春心荡漾的岁月。

男神在和漂亮的学习委员Cloudy搞在一起之前,曾经是我们霸道女班长的专属男宠。出轨后仍然和前任藕断丝连,直到五年级我转学离开,这段三角恋还未了结。霸道女班长,胳膊上三道杠,骄横起来可非一般男生抵挡得了。如果是我,早就屈服在霸道女班长的淫威之下了,哪还有心再拈花惹草。可男神就是男神,将两支班花玩弄于股掌,少年风流,夫复何求!

那一年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不是这些,而是从外地转学来的一个气质女生,名叫Jenny。她一来就当上班里的英语课代表,好像以前就学过英语似的,背景不俗。Jenny的长相和Cloudy完全是两个类型,她眼睛不大但清秀可人,短发,高高的个子,坐在最后一排,我的右后方。

关注Jenny的男生,可不只我一个。那年转来的还有一个温州商人的儿子,胖墩儿,说话带温州口音,名叫Bob。那年夏天,教室天花板上出现了吊扇。据说学校所有教室的吊扇都是他爸给装的。我去过他家,看见好几个印第安毛孩,都是大个儿的,真能造钱。

Bob喜欢Jenny,可是Jenny并不喜欢Bob。那个时候,钱虽然能起一些作用,但效果有限。比如Bob就频频受到班里男生的欺负,他不光胖,还长了一个猪头,加上口音重,学习成绩不行,还是新来的,简直了。经常见到几个男生围殴他,那画面就像在围猎一头野猪。Bob肉大身沉,单挑并不吃亏,但是他们合起伙来欺负他,猛虎难敌群狼。你说一个长着猪头,整天被欺负得哭鼻子抹泪的胖子,会有女生喜欢吗?

我的同位Jack,大帅哥一枚,打架非常厉害,是全班最能打的。后来听说全年级的武力排行榜上,Jack排名第四。他十岁的时候就戴那种半截的黑皮手套,杀气腾腾。四年级的我还认不全四大天王,他就在听迈克杰克逊的摇滚了。但我总感觉他是个内心温暖宽厚的人,我们俩关系非常铁。有一次聊喜欢班上哪个女生,我说只要他先告诉我,我就告诉他。

他说他喜欢Jenny,我说,我也喜欢Jenny。然后Jack就非要把Jenny让给我,太够哥们了!那是有史以来,我头一次告诉别人自己喜欢的女生。可能是我意识到,不久我就要转学离开这里,说出来也不会背负太长时间压力,否则凭我的性格,可能就永远埋在心里了。

后来不知怎么,Jenny和我一来二去就对上眼了,放学回家后经常互通电话,直到一方的家长下班回家才匆匆挂断。当时的我练就出一对顺风耳,能分辨出上楼梯的脚步声是来自我爸妈,还是其他邻居。电话上,我们俩聊的内容纯真朴实,最后一句不是“我爸回来了”就是“我妈回来了”。

还好那时还没有来电显示,可以肆无忌惮地拨过去,接通后先试探一下,如果是对方家长就直接挂断。如果接电话的一方有家长在不方便接听,就佯装说你打错了,那边自然心领神会。唯一藏不住的是电话费,当时电话不便宜,煲电话粥肯定会被看出来。不过这个竟然也解决了,Jenny家的电话费据说是不用花自己的钱,所以每次都是她打给我。一直到我转到了新的学校(详情),依然保持着电话联系,但已不像之前那么热乎。直到有一天,我和她说话的态度不好,闹了一次小不愉快。之后她再也没打电话过来。

小时候我是个很害羞的男生,Jenny也属于矜持的那一类女生,我俩是怎么开始的呢?现在我猜测,可能是好哥们Jack牵的红线。因为Jack和Jenny私交一直不错,而我,与任何女生都没有私交。有可能是Jack得知我喜欢Jenny后,透露给了Jenny,加上Jenny本来就对我有意,两条线就这么搭上了。

回想起这件事,我觉得自己太不够哥们。为什么要告诉Jack实话呢,他先说的喜欢Jenny,我反正也要走了,随便瞎说一个女生不就完了?不过说归说,就算当时能预知未来发生的事,也还是做不来。因为在我心中,喜欢哪个女生代表了一个男人的品味。我这么自恋的人,怎么能瞎说一个呢。而且我也做不到Jack那么仗义,把自己喜欢的人拱手让与别人。好吧,谁让我是处女座呢,月饼界的五仁。

有没有觉得怪,为什么我同学都是英文名,Cloudy, Bob, Jack, Jenny,我自己的英文名叫什么呢?郑重地告诉大家,My English name is Kate.

教我们英语的是一个娃娃脸年轻女教师,赶时髦,给班里每个人都起了英文名。可能她真不知道,外国人名和茅房一样,是分男女的。竟然给我的名是Kate!另外还有一个悲催的女生叫Eddie,我真的很好奇那个女生是怎么挺过来的,反正后来她也转学了。数年后,我和Eddie考进了同一所高中,但我们都装作不认识对方。可能由于往事不堪回首,你想,妙龄少女Eddie遇上了翩翩少年Kate,雷都雷死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一上英语课,每个人都把写有自己英文名的纸牌摆到桌上,我对自己的那张牌记忆深刻,蓝色圆珠笔勾出K-a-t-e四个字母的轮廓,再在里面上色填充。课堂上演练对话,别人看到它就会说: Hello Kate! Nice to meet you.

我妈说,Kate这名字好,K他!K过他们!我的儿子就是要超过他们,K过他们!有这样一个励志妈,我能不出息吗?

唉,小时候那些事,其实对一个人的成长影响蛮大。但二十年后结成的果实上,已经看不出当年的萌芽。相隔太远,想认真也认真不起来,就像我的英文名字Kate,一场儿戏,早已无人提起。

Goodbye Kate.

回主页
京ICP备1400723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