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禅修

2014-08-21

从西二旗地铁站A口出来,是上地东路。我每天上班都从这里经过,每天都见它堵得水泄不通。

这里有一大奇观,红灯过马路的人比绿灯的时候还多。我想如果有外星人来到地球(就不远处的上地西路确有一处极似飞碟的巨大建筑),赶巧降落在这个路口观察人类,外星人必会认为红灯亮起代表可以畅通无阻,绿灯亮起代表……代表红灯马上又要亮了,反正绿灯的时间短到可以忽略,管它呢。

有一次我突发奇想,决心一定要等绿灯亮了再过马路。这件再平常不过的事,于此处却显得格格不入。迎着红灯等候在路边,任凭身后的人你推我搡蜂拥而过,真的需要一些耐心,何况我平时最受不了的就是等待。

可一旦我把它看做是修炼,就一下子有劲头了。从一开始的别别扭扭、担心别人异样的眼光,到后来理直气壮叉腰站在最挡路的地方,我完成了从一个小市民到大愤青的转变。等红灯的过程简直就是自我陶醉,感觉自己牛逼哄哄,逼格比身边闯红灯的人高出太多。他们就像一群蟑螂,从公交车的缝隙间、以及黑出租、自行车、电动自行车等一切有缝隙的地方钻过。

由于人多路窄,就常有磕磕碰碰。谁的胳膊肘碰在我身上,谁的伞尖戳到我的头上,都会引发小小的不满,我觉得他们都不是一般的蟑螂了,而是浑身带刺横冲直撞的变异蟑螂。

等到绿灯亮起,我终于可以甩开大步过马路,边走边想,这些人简直是天生的虫豸,盲流,乌合之众,劣根未除。不觉就愤怒起来。

可既然是修炼,就要忍耐,我跟自己说坚持下去。生气没关系,不还有人提倡保持愤怒么。

站久了,就会愣神儿,甚至灯变绿了都没看到。有一次我神游到不知哪去了,回过神的时候,忽然觉得身边乱穿马路的人都可爱起来,不再是蟑螂了。可能是神游期间想了一些难让人愤怒的事情,也可能是这次运气好没被撞到,谁知道呢,总之整个人都不一样了,也许这就是所谓的顿悟吧,我想,这才是修行应得的正果,这才是美妙的禅意。

放下憎恨,看问题的角度立刻就不同了。我竟然为乱穿马路的行人找起了理由辩护:

都说西方发达国家的人,不管何时何地都能自觉遵守交规,但据我观察不是这样,在这个神奇的路口,金发碧眼们不但早已入乡随俗,还经常是闯红灯的排头兵。

闯红灯的人,无非是着急上班,为了节省时间,就算错,能有多大的错。况且他们一定是错的我一定是对的吗?哪来的底气指控所有人?哪里来的道德优越感?回想过去,觉得可笑,但又值得。

如今虽然我还是坚持等到绿灯亮起,但不会再故意站在堵路的地方了,而是找一个角落,站在那看人来车往,任头脑放空,乐在其中。偶尔见到和我一样停下来等红灯的人,会格外开心,开心到如不加掩饰都会不好意思的程度。

红灯也不是天天都能遇上,遇上了,等的时间长短也不一,所以平均下来每天也就站个几十秒,但这几十秒却是思维迸发的黄金期,就像是物种大爆发的寒武纪。我经常在这几十秒里,产生一些奇思妙想,或有新的感悟。对我来说,这是最高效的禅修方式,要胜过打坐和冥想。

现在,要是哪天没遇到红灯,还有点小失望呢。

回主页 RSS 订阅
京ICP备1400723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