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小孩取名

2014-05-28

起名字一向是个头疼的问题,不过对我来说情况要好些。作为一类特别幸运的人,我竟不知道头疼是什么滋味,应该不是头撞在桌角或者水龙上那种疼,也不是和我弟弟顶牛(头顶头)相持不下时,天灵盖上火辣辣的感觉。

痛觉不敏感是好事,但是给小孩起名,不能光我一个人OK就行,还要顾及妻子和老人的意见,当然最主要是怕将来孩子自己不喜欢。

我和妻子都嫌自己的名字俗气,但即便是这么俗气的名字,也是当年家长翻破字典琢磨遍了以后才定下的。本来爷爷为我取了一个不错的名字,最后还是被文革中长大的父母换掉了,换了一个他们觉得时髦的名字。但在我看来这个所谓的时髦名字……唉,80后都懂的。

80后很多人是单个字的名,某涛,某斌,某丽,某婷,百度贴吧里一搜,几十万人重名的不在少数。等到80后当了父母,给孩子起名又走向了另一个极端:三个字是必须的,笔画可多不可少,若能混进一两个生僻字,就再好不过了。

这种去简求繁的心理,你若理解了,也就能理解90后们的火星文网名。为追求个性,堆叠生僻字,结果却给别人带来种种不便,看不懂,念不出,写的时候总怕哪里少了一笔。要知道,名字虽然是自己的,但却是给别人用的,能不能稍注意一下用户体验?

有人问,如果都使用常见字,如何解决缺乏个性的问题?这个还真没有什么万能解法,主要取决于起名字的人的水平。否则就算用了生僻字,最后发现好多人也用了同样的生僻字,就大悲剧了。

总结一条经验就是:赶时髦是起名的大忌,只要赶上时髦,必然落入俗套。

小窍门:现在的男孩名,不知怎么的,都偏娘。或阴柔或繁复。如果你要追求个性,就给男孩起个阳刚霸道的准没错!比方说,董炸天!

是不是该有条分割线让读者缓一缓

中国人的名字,普遍大而空,缺少画面感。不光现在这样,古代也是如此,就拿三国人物举例,曹孟德,刘玄德,孙仲谋,吕奉先,郭奉孝,周公瑾,庞士元,诸葛孔明,司马仲达。字虽然是好字,但就不如日本人名那样有画面感:樱木花道,流川枫,宫城良田,江户川乱步。

中国人喜欢往一个字里面硬塞太多美好的含义,谁知塞进来的越多,反倒越散,越难以具象化。日本名则安于一草一木,有静心安神的效果。一座山,一块田,一条河,皆有所指,让人很容易从一小处细节进入画面,而后徜徉在想象出来的整幅画卷里。

中国人起名字还面临一道坎,就是什么五行、八字、属相、笔画,等等此类封建残余。想挑一个不犯禁忌的名字,不光要有足够的耐心,还要有“这位大师说的才对,那些大师全是错的”这样高超的自我安慰技巧。

在诸多的封建残余里,属相的普及度最高,危害最大。今年是马年,不过说起来,我对马没什么感觉,反倒挺喜欢羊。因为小时候,我家里有两只小羊玩具(其实不是羊,只是头上长角,就认为它们是羊了)这俩家伙是我仅有的毛绒玩具,我经常让他们两个互相殴打,也经常拿更厉害的玩具过来殴打他们,唉,男孩子都懂的。

如今,我又特别喜欢看地铁上播的小羊肖恩,虽然家里也有,但乘地铁的时候看更入迷。所以我还是挺喜欢羊的。但不知道为什么,都说属羊不好,尽管谁也讲不出令人信服的理由,但就靠以讹传讹,最后大家竟然就达成了共识,还能再脑残一点吗?

为属马的孩子起名,据说要注意避开山和水,因为跋山涉水都非马所擅长。还不能有车,否则就是拉车出苦力的命。拜托,这是养马还是养猪啊?不跑不动,光吃饲料长膘啊?可家长们不听这一套,非说是为你好。

还好我姓董,可以忽悠家长说,你看,这董字有个草字头,马爱吃草对吧,咱不缺。草字头底下的“重”拆成千里,可解为千里马,还可解为千里沃草,随便吃管够。光姓就已经很厉害了,名字就随意一点吧。唉,我的这个姓终于还算派上点儿用场。

扯了这么多,最后说点有用的。起名这件事,要随缘,不要刻意。能随手拈来,就别东拼西凑。其实我更欣赏“取名”,而非起名。取一个名字,拿来用就好。

所有好听的名字,都早已经被创造出来了。它们就在你手边,在你脚下,在你眼前。它可以是空间,例如一座城市,一条河流,一个方向。也可以是时间,例如某一个时节,某一场雨,某一件往事。还可以是你喜欢的人名,当然可以了!如果是女孩,我想叫她千寻。

回主页
京ICP备1400723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