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生来就安静

2014-10-21

那天在地铁上看见一对年轻母女。俩人都是一身休闲运动的打扮,妈妈坐着,女儿站着,脸对着脸。两人特别开心地在玩打手的游戏。就是每人各自抬起一只手,两只手上下贴在一起,下方的手掌掌心朝上,上方的手掌掌心朝下,静静等待。下方的手突然翻上来发动攻击,变成掌心朝下的姿势,去打原本在上方的手,另一个人要迅速抽回手,被打到就算输了。

就这么简单个游戏,她俩玩得可high了,笑语欢声羡煞旁人。我看着这对快乐的母女,一边在想,我和女儿小千将来也会这么快乐地玩耍吗?

我从小就是个内向话少的孩子。小学有一次运动会,我摔倒磕破了身上,老师带我去附近的诊所包扎。去到诊所我一直没有说话,直到医生问我疼不疼,我说不疼,吓了那医生一大跳。因为附近有个聋哑学校,平时有不少聋哑学生来就诊,加上我从进来就一声不吭,她想当然地以为我是聋哑儿童。聋哑儿童开口说话,能不吓一跳吗。

其实小时候的我除了话少,还是个冷漠的孩子。直白一点的同学说我自私冷漠,也有人说我酷,其实和前者一个意思,不过是有技巧的善意的表达。我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冷漠的,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明明我爸的性格很开朗,自来熟,人缘特好。我跟他简直就是一冷一暖两个极端。

小千出生后,长得和我小时候很像,但就是经常哭闹不睡,这一点不像我。我到HX家看过他刚出生的女儿,安静又听话像个小天使,很是羡慕,哄起来要比我家小千省力好多。

我妈了解到小千的情况后,告诉了我一件我从来不知道的事。其实我生下来那会儿一点都不安静,反倒非常能哭,而且老不睡觉。我妈说当时她特羡慕别人家的孩子,一觉能睡三四个小时,而我就不好哄睡,把她和我爸累得够呛。

听到这些,我立刻明白了,原来小千还是像我呀。只是,为什么后来我的变化那么大呢?是自然改变还是家长教育造成的?很难给出答案。想起小时候的一些事,爸爸带我爬山,我跟在他屁股后面一路爬到山顶。山顶上景色很美,可我们爷俩什么都不说,只是默默地听风的声音,伸个懒腰喝一口水,然后飞步下山。游泳也是,从岸边一直游到防鲨网,不说一句话,扒在防鲨网上停歇片刻,就闷头往回游。我妈只管我学习,我爸只领我去见大山大海。除此之外没太多交流,使我越发习惯了沉默。

宝宝哭的时候应不应该立即抱,我和老婆有不同的看法。我说哭了以后如果立即抱,孩子就学不会延迟满足,再长大可能更难带。老婆的观点和我相反,她看《西尔斯亲密育儿百科》里讲,婴儿是因为有需求才哭,不应该置之不理。哪一种方法才对?把科不科学有没有道理先放一边,我觉得对育儿法的选择,实质是反映出了家长的性格。我比较冷血,而老婆比较心软,所以我可以让孩子哭而老婆做不到。

育儿方面,我自知不如老婆懂得多,而且也想改变一下,不希望自己的冷血性格传给小千,于是就将决定权交给老婆。她说应该一哭就哄,那就一哭就哄。累就累吧,只要做到无怨无悔。但对于能否真正做到无怨无悔,心里还真没底,毕竟付出越多,对回报的期许就越大。我们这一代人,常感觉被父母当成了个人财产,父母总是干涉儿女的生活,这也管那也管,与他们划定的轨道不能有丝毫偏离。

我们的父母,为孩子付出的远比他们的父母多。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既没太管爸妈的学习工作找对象,也没在他们身上花很多钱。但我们父母这代,尤其是当妈的,几乎倾注全部在子女身上。付出太多,很可能是对子女期望过高的原因。

轮到我们这一代当父母了,对孩子的付出竟然一点不比上一辈少,有点出乎我的意料。有些女的甚至辞掉工作,做了全职妈妈。说实话我对这样巨大的付出怀有一点恐惧,总觉得付出越多期望就越高,期望越高给孩子的压力就越大,压力大孩子就不幸福。这条因果关系链,看似是那样的无懈可击。

我主张在抚养小孩和提高家长自身之间找到平衡,就算完全是为了孩子,父母有魅力,是孩子幸福的一个重要因子。如果你的爸爸很酷很会搞笑,如果你的爸爸很无聊或者一副loser相,对孩子来说完全不一样的。

那么问题来了,当发展自身和抚养小孩之间遇到了冲突,该如何取舍?我慢慢找到了答案:以抚养小孩为重。因为当孩子还很小的时候,更多是需要父母的关怀,而不是一个偶像。为了照顾孩子,我撂下了刚刚养成的跑步的习惯,写博客也没了大段时间,有空就写一两句,散得很,顾不上什么前后逻辑,只要字和字挨在一起凑成篇就完事交差。这样一来,质量难有保证,上一篇文章竟然出现了拼写错误,我老婆问,你这个处女座是怎么当的。

我问自己,我对小千的期望是什么?答案是,没有期望,怎么都行。这是真心话。我突然觉得,付出了就一定要求回报,这条定理并非永远成立。它不成立的情况真的很少,但当它不成立的时候,你能明显感觉得到。

车上那对母女又玩起了另外一个拍手游戏,还是那样欢声笑语,她们怕影响到别人而故意压低了声音,反而更吸引我的注意。我在想,如果我的妈妈小时候这样和我玩耍,我是否还会是一个安静沉默的孩子。

成年后的我,果然是有一些拘谨,特别是在和人身体上的接触,都尽量避免。人群中我经常落单,或者干脆独行。偶尔,当我试图和人接近的时候,才能感觉到内心真实的呼唤。人是群居动物,一点不假。

那对母女到站下车了,我注意到她们在准备下车的这段时间,一直是有身体接触的。我将来也能这样亲密无间地和小千玩耍吗?现在没有问题,小千才只有三个月,等小千八九岁的时候,我不知道自己还做不做得到。

回主页
京ICP备1400723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