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谁对谁错

2014-06-28

荔枝狗肉节,是广西玉林市民间自发形成的节日,时间在每年的夏至。今年的荔枝狗肉节,受到了格外的关注,也引发了爱狗人士和爱吃狗肉人士的激烈冲突。

我既不爱狗,也不爱吃狗肉,是中立的旁观者。所以对两方我都是同情的,假想自己是其中的任何一方,都完全无法接受对方的行为。如果我是养狗做宠物的人,肯定见不得狗扒了皮的样子。如果我是祖祖辈辈吃惯了狗肉的人,也无法接受突然被人指着鼻子骂。

到底哪一方是对的?处在两个极端的双方,都斩钉截铁认为自己是对的。处在中间的人,在各种言论的左右下摇摆,希望找到自己的立场。

这件事上到底谁对谁错?越追问越糊涂,越细想越没底。幸好遇到一本书,《我们为什么离正义越来越远》,给出了让我释怀的答案:

像亚里士多德那样开列一个“德性表”的工作才是找对了方向,于是在关乎正义的一切问题上,我们只能一个个地处理特殊问题,而无力处理一般性的问题。

亚里士多德的“德性表”上列举了很多他认为好和不好的行为。这个大方向是对的,但列举出的那些行为我认为还是太抽象,对于道德上的是非判断,真到那了一刻,每个人心里自然会给出答案。

我们常常陷入一个误区,妄图抽象出几条定理,作为衡量一切是非的标尺。然而事情不如设想的那样简单,每一个具体问题,都需要具体分析。

拿吃狗肉来说,如果因为狗是宠物,和一部分人相伴,于是就不能吃狗肉。那猪呢?猪不仅可当做宠物,还被很大一部分人视为祖先。爱猪人士是否也该反对其他人吃猪肉?正反双方可以一直辩论下去,永远不结束,但谁都说服不了谁。

如果人是纯理性的,这个世界上就不会有任何争论了。但显然,人是感性的,极为感性。虽然在说服别人的时候,却总愿意装出很理性的样子。

我们无法忽视的一点,是人和人之间在思想上的距离越来越大。因为世界变化得飞快,上了快车道的人越跑越快,与还在慢车道上的人渐行渐远。尤其中国,人之间的差距一直在被拉大,出现了好多这样的鸿沟。

拿地区来说,经济发达的大城市,涌入了众多从经济欠发达地区来的务工者。两种人虽在同一个城市生活,但活法有很大不同。不同年龄段的人群,分歧则更加严重。

思想上有距离本身没什么,真正要命的是这些人还非得凑合在一块过。吃狗的和不吃狗的,买媳妇的和同性恋的,整天上网的和整天看电视的,跳街舞的和跳广场舞的,都挤在一个地方。这些不同年龄不同背景的人,在一些基本问题上都存在分歧,怎么相处得来。

我觉得中国政府最棘手的问题,不是惩治腐败,不是保岛反恐,而是怎么让这十几亿人继续在一个国家生活,遵守同样的法律,看同样的电视节目。问一下自己,该不该废除死刑,爱不爱看新闻联播,不管你的答案是什么,都会有一大票人和你的看法完全对立。

既然观念相差到如此地步,必然带来激烈的矛盾冲突,吃狗肉只是这惊涛骇浪里的一小片浪花。反对吃狗肉的你,大不了对吃狗肉的行为不理不看。爱吃狗肉的你,大不了在家里偷偷摸摸吃。相信这俩人平时绝不往来,就算哪天冤家路窄撞上了,打一架,转回身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一个国家里呆不下了,大不了分成小国自治,小国也呆不下去,再分成小区,拿小板凳上居委会几个人商量怎么定宪法,几包瓜子的事。小区里也呆不下去,那就干脆流动起来,哪凉快哪呆着去。

未来,人会随思想,而非种族群聚在一起。这种新的群聚一开始可能只发生在网络空间上,但会渐渐向真实的地理空间发展。有相似价值观的人,慢慢摆脱传统的枷锁,聚到一起,快乐地生活。

回主页 RSS 订阅
京ICP备1400723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