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张

2014-08-14

我曾在微软有过一段短暂的onsite经历。我们一起入职的四个工程师里,Peter Zhang是其中最年长的一个。

因为一起入职,我们几个经常在一块闲聊,很快彼此熟悉了。不过没有人知道Peter的年龄,可能大家都不太好意思问。Peter脸有皱纹头有白发,穿戴的也像个朴素的小老头,每天蹬一辆旧自行车上下班。

这把年纪的人,还能从事复杂的编程工作,熟练读写英文,真心让人佩服。不过和他年龄相仿的中国第一代IT人,打拼到如今,最不济的也混到富裕中产,有的甚至功成身退了。可是Peter,还在和我们几个小年轻一块打工。

Peter脸上总是挂着狡黠的微笑,给人感觉既聪明睿智,又圆滑世故。如果Peter是演员,有两种角色适合,一是阴险大反派,二是市井老油条。现实生活中,Peter毫无疑问是后者。

我经常看到Peter在办公用机上炒股,屏幕上红红绿绿的一片。没人管,他早就知道没人管。在分配微软邮箱的时候,Peter的名字被占用了,小折腾了一下才弄好。原来之前占用他名字的人,正是他自己。若不是这件事,我们也无从知道Peter以前曾在这里上过班。光看他混的这些年头,就一定是个有故事的人。

德田君是我们一起入职的四个人里面,最二,最搞笑的。倒不是他有多幽默,而是真的太二太二了。这么说吧,他要是敢自称一,就没有人敢称二。所以德田经常被我们的嘲笑,Peter是里面笑得最凶的一个。另外,德田君还是我们当中唯一的党员。剩下我们仨都是群众,不过Peter的经历更传奇一些,他曾经是党员,89年退了。

算算,89年退的党,Peter这岁数得有多大,道行得有多深。一听说这事迹,我立马对Peter刮目相看。可惜后来慢慢发觉,一个人退不退党和这个人能出息成啥样,似乎也没多大关系。可能是偏见,谁让我只认识一个退党的呢。

试用期结束后,竟然真的有人要被刷掉,看来这次的试用期不像以前那样只是走个形式。我们四个人当中,有两个会离开。

在微软内部用Outlook发邮件快到难以想象,经常是这边点击发送的手指刚一松开,那边屏幕右下角就弹窗了。我猜Peter和德田君是同一秒看到裁员邮件的。德田君对此的反应如何我不知道,但Peter就邻坐在我右手边的工位上,他看到邮件,暴怒地大骂脏话。发邮件的HR是个女的,他就一口一个bitch,骂了许久。怕是当年闹学潮闹退党的时候,也没有骂得像这样凶。

很快春节将至,收到公司群发的lunar new year邮件,大家便陆续返乡过年。我们问Peter回不回家过年,Peter说他不回了就在北京过。德田君问,你家人也都在这里?Peter沉默不答。

回想起刚刚认识Peter的时候,对他过人智力的佩服,到后来了解到他89年退党,佩服到达顶峰。再后来却一步一步成为反面教材,也许我在心里暗暗告诫过自己,不要成为一个他那样的人。

我和Peter相处的时间并不长,而且只在冬天。如今冬天里再路过当年一起办公的维亚大厦,还会想起Peter蹬着旧自行车回家的身影。他蹬起自行车,凛冽的北风便稍作停歇,太阳也会再多露出一点点。岁月难熬,彼得,愿你安享晚年。

回主页 RSS 订阅
京ICP备1400723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