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大的舞台,越放不开

2014-04-14

我们所生活的这个时代,与历史上任何时候相比,物质更富足,信息更通畅。与此对应的,应该是思想更多元,但仔细观察你会发现,社会对出格言行的容忍度,低到你不敢相信。

Mozilla的新任CEO,Brendan Eich,上任没几天就迫于压力辞职了。他下台的理由听起来匪夷所思,竟然是若干年前为反对同性恋婚姻捐过一千美金。

有没有觉得不太对劲儿?在大多数同性恋眼里,结婚不光是俗套,而且是同性恋面前的一道坎,一想起来就压力山大,应该避之不及才对吧。

想象一场同性恋的婚礼。老父亲挽着他的儿子缓缓走来,将儿子交给他心爱的男子。牧师代表上帝见证了他们的结合,宣布他俩为合法夫夫。两个伴娘各自端上来一枚戒指,新郎与新郎交换戒指后,拥吻在一起,胡须蹭着胡须呲呲作响……台下亲朋热烈鼓掌,祝福二人幸福美满、早生贵子。

这看似为同性恋谋福祉的政治运动,不见得真给同性恋带来幸福,倒是让一位不沾边的CEO下了台,多么强的杀伤力,多么广谱的杀伤范围!

美国尚如此,况天朝乎?

中国人更热衷于给人头上戴帽子、身上打标签。文革时期,只要戴上了“右”的帽子,那惨状就别提了。当时的人为了自保,都尽力与“右”划清界限,但群众还是会通过各种“推理”手段,找到所谓的证据。一旦给你戴上帽子,就再难听进去你的辩解,无论你说的是对是错,一概是错。

这其实是很典型的做法:要打压某种言论,就先毁掉发出这个言论的人。要毁掉一个人,就从各个角度挑他的毛病,夸大已有的,编造没有的,煽动大众群起攻之。众口铄金,待他个人形象全面崩塌,被万人唾骂,形象定格为渣,便再无回天之力。

中国历史上这种事情比比皆是。古代在讨伐之前,先找枪手写好一篇檄文,把讨伐对象连同祖宗十八代骂个体无完肤。出兵讨伐这么一个十恶不赦的人,当然就是正义之师了。

在互联网时代,这种手段有死灰复燃之势。一来是网上发表言论、传播言论的成本很低,典型的是发微博、转微博。二是很少有人能静下来做深度思考,因为资讯还在源源不断地涌来,光吞咽这些信息就够累的了,消化成啥样就啥样吧,留时间反刍回味纯属妄想。

有煽动性的资讯,往往特别会打情感牌,利用人的善良和同情心,一上来就直击你的软肋。在得到情感上的强烈共鸣之后,再把矛头一指,无需号令,打手们早就一拥而上了。

举一例:

财经网发了一篇文章《中国失独家庭:余生何处安放?》

作者用一组照片和几段文字,讲述了失独家庭的痛苦,令人心生同情。标题用了“失独”这个词,毕竟作为一个较新的词汇,失独比丧子更抓眼球,但副作用是,“独”让人想到独生子女,一下子把矛头指向了计划生育。

请看财经网微博上关于此文的热门评论:

对于“失独”,原文侧重在失之痛,而评论却大都在指责独之罪,继而把矛头指向政府。原文中看不出有任何指责政府的意思,被采访的失独老人也没把他们今天的处境归罪于计划生育。但传来传去,很快就变了味。

可怕的是,这种群体的声浪一旦形成,便不容许有任何不同的声音。他们打压异己的手段,从来不是正面回答问题,而是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指责你冷酷无情没人性,再就是骂你五毛。

其实这篇文章中有些内容更加发人深省:

他们除了情感的煎熬,还要面临养老的窘迫,当他们年老体衰,需要孩子照顾时,不仅孤立无援,甚至连养老院都进不去。

中国的老百姓活的就是孩子,他们这个年纪的人,共同的话题也是孩子,没有孩子,什么都没有了。有一次,走在街上碰到以前的同事,同事嘘寒问暖间,问起孩子的事,她也只能敷衍几句赶紧离开。

“我觉得自己现在和别人是不一样的,别人都有自己的孩子,都有自己的家庭,我什么都没有,我是隔离于这个社会的。除了上班,我只有将自己关在房间里。”

没有孩子的老人,进不了养老院,生活中找不到乐趣,只有将自己关在房间里。这其实才是每个中国家庭的噩梦——家长把一切都押在了孩子身上,忽视了自己。

从中能反映出好多问题,为什么没孩子的人进养老院都难?为什么没有孩子就无所适从不知道该干嘛了?为什么中国的老百姓活的就是孩子?

这些问题才是普遍且亟待解决的。相比之下,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剧,非常的小概率。而众人避重就轻,借此话题来拷问独生子女政策,更像是一种积怨的爆发。不仅仅是对独生子女政策,而是对政府长期以来各种积怨的累加。

网络暴民可不会听你这些,只要你刚一发出不同的声音,就立即攻击你,给你贴上标签。标签的作用,就像球场上两方的球衣,为的是方便辨识敌我。一旦贴上标签,闻讯而来的其他暴民,就可以直接开咬,而不必细究其他。

其实每个人身上都有很多标签,比如崔永元身上的标签有:记者、主持人、敢开玩笑、著名抑郁症患者,不过这些标签不代表任何立场,属于人畜无害的绿色标签。但最近他因为拍了一个纪录片而被贴上了“反转人士”的标签(反对转基因),这一下子可捅了马蜂窝,随即招来各种攻击谩骂。

我看了那部纪录片,崔永元反对的不是转基因技术本身,而是支持转基因的一派在学术界所处的霸权地位,以及丝毫不给对方阵营说话机会的强横态度。所以崔永元身上的这张反转标签,贴的还真有点儿冤。

网民可不管这个,只要你有一张标签和他不一样了,他就恨不得否定掉你整个人。比较有意思的是,挺一个人还是反一个人这件事本身,又会成为新的标签。比如有个人说了句崔永元的好话(不见得跟转基因有关系),得了,快给他打上一个挺崔的标签!这王八蛋一定也是反对转基因的!这就是拿单个标签划分阵营的逻辑。

看那些明星大V,在百万双眼睛的注目下想不挨骂,就得夹紧尾巴做人,只说些不痛不痒的话,表达观点除了鸡汤就是正能量。小心翼翼,别哪天一句不留神被贴上某某标签,招惹一身是非。这就造成了舞台越大,越夹着尾巴放不开。

幸好没有那么多双眼睛盯着我。而且熟悉我的人,也了解我身上的其他标签。他们或许不爽我的标签1,但认为我的标签2和标签3还不赖,所以依然做得来朋友。古人说的“君子和而不同”大概就这个意思吧。

回主页
京ICP备1400723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