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011111

2015-02-14

今年是2015年。

2015写成二进制是11111011111。它是左右完全对称的,发现没?壮哉我大处女!强迫症治愈√

碰上二进制长这么好看的一年,也怪不容易,上一次治愈了处女座还是在1984年,1984的二进制是11111000000。生于1984年的人都有一个小小的福利,就是假如咱都用二进制,那么公元年的后几位和你年龄的后几位总能保持一致。

举例来说:

1985年,我一岁,后几位都是00001
1989年,我五岁,后几位都是00101
2000年,我十六,后几位都是10000

2005年,后面几位变成了10101,那年我二十一,在大学里忍受着也许是人生中最灰暗的一段时光。基本上每天都要说服自己,人生还长,还有希望。但事实却是,我根本不愿去想象未来自己会是什么样子。

越是自卑,就越注重隐私。我觉得邮箱什么的密码需要经常换才安全,于是自作聪明地把10101作为密码中的一串变量,这样等到我22岁生日那天,只要在原密码上加一,变成10110就行了,再过一年就是10111,以此类推,变态又好记。可我很快意识到,11111之后怎么办?虽然想到了这个问题,但没有去想怎么解决,因为不愿意去想。当时的我,对自己活不活得到31岁都完全不在乎,可见对人生持多么悲观的态度。

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冬天,我读了王小波的《黄金时代》,读完后如释重负。为什么如释重负?因为王小波比我强太多了。当你见到一个高人,高得不像话,高耸入云,你就会接受真实的自己。如果你之前过于高估自己,心存妄念,见到高人便会乖乖放下,如释重负。《黄金时代》有段是这么说的:

每次阉牛我都在场。对于一般的公牛,只用刀割去即可。但是对于格外生性者,就须采取槌骟术,也就是割开阴囊,掏出睾丸,一木槌砸个稀烂。从此后受术者只知道吃草干活,别的什么都不知道,连杀都不用捆。

那一天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后来我才知道,生活就是个缓慢受槌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失,最后变得像挨了槌的牛一样。可是我过二十一岁生日时没有预见到这一点。我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什么也捶不了我。

三十岁才第一次读王小波,对我来说恰是时候。若早些年读,会重点看里面的性描写,舍本逐末。晚些年读也不好,悲伤来得太晚,不好接受。

陈清扬说,她丝毫也不藐视破鞋。据她观察,破鞋都很善良,乐于助人,而且最不乐意让人失望。因此她对破鞋还有一点钦佩。问题不在于破鞋好不好,而在于她根本不是破鞋。就如一只猫不是一只狗一样。

她有点神经质,都是因为有很多精壮的男人找她看病,其实却没有病。那些人其实不是去看大夫,而是去看破鞋。只有我例外。我的后腰上好像被猪八戒筑了两耙。不管腰疼真不真,光那些窟窿也能成为看医生的理由。

读王小波的小说,能感受到他写作的动机很纯粹,就是为了治他自己的病。假如我也写小说,动机就不会那么纯。我会是找陈清扬看病的精壮男人中的一个,看大夫是假,钓破鞋是真。这就是我和王小波的差距。如果要我找出一个王小波身上最大的优点,就是他死了。不然我承认自己不如另一个男人的时候,难做到这么坦然。

这个冬天,我还认识到90后的崛起和80后的落幕。刚开始还有点伤感。70后还没落幕,80后却已经落幕了,没错是这样的。60末70初的那一帮精英和他们95后的孩子们,站在时间的两端,拉起一张渔网。80后困在渔网中间。

局早已布好,网慢慢在收。只是收网的动作隐蔽,表面上看不出,但每一根绳每一根线都在渐渐勒紧。这力量缓慢却异常强大,属于不可抗力。80后就是网里的鱼,偶尔也扑腾,但掀不起多大浪花。

我对60末70初的精英和他们的孩子,只有羡慕嫉妒没有恨。反倒对80后颇有些失望,如今80后里最大的已经35岁,到目前为止还没见谁有大出息,没见到一位开疆拓土如扎克伯格的人物。扎克伯格也是1984年出生,为啥能这么牛?美国80后的爹妈生于英雄辈出的五十年代,盖茨、乔布斯都是那时出生。而中国80后的爹妈,上学时遭遇文化大革命,心智健全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父母的文化层次决定孩子的视野,视野又决定人能有多大的格局和抱负。所以80后在这方面先天不足。中国80后的年轻人涌入大城市,师哥师姐们早在这里摆下八卦阵,父母咬着牙帮你背上沉重房贷,稍一抬头就碰到的事业天花板,种种这些,扼杀掉了80后原本就不大的野心。辛苦工作,最高理想是成为中产。能有出息才怪。


扎克伯格和李宇春,两个同生于1984年的人,都登上了时代杂志封面。前者是时代精英,开创了 Facebook 这家伟大公司,改变了世界。后者则是时代的奇葩,无法否认李宇春的个性和影响力,但仅限于80后青春尚存的那几年。等到80后的荷尔蒙释尽,只留下凌乱的脚印和一阵叹息。不能说没给过80后机会,80后也曾登上过舞台,聚光灯在头上短暂停留。但那束灯光似乎仅仅是为了满足大众对那一代年轻人的好奇,留下李宇春这么一个奇怪的印象后,灯光便匆匆移开了。

可能有人不服,举出几个有影响力的80后牛人试图反驳。可别忘了,我自己也是80后,当然希望80后好,但不能因此就歪曲事实。真正的黄金一代不是寥寥几个牛人能撑起来的,它需要的是一大批英才。梁山泊那么大点地方还一百单八将呢。90后尤其95后,将出现一大批优秀人才,让整个80后望尘莫及。

这对80后是个打击,但也要不了命。我们生下来时,都不知道死为何物。后来也都接受了人注定要死。连死亡都能接受,还有什么接受不了的。既然90后注定会牛逼,不如敞开热情的怀抱,在他们羽翼未丰时多给与帮助,多去了解和欣赏,这是为自己调整心态,等到90后大放异彩之时,才不至于唉声叹气抱怨命运不公。

80后倒霉归倒霉,可要是恰好出生在1984又懂二进制,还能自嗨两年:今年享受完你的11111,明年接着过100000。在这之后呢,给80后一句忠告:留给各位讨好95后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回主页 RSS 订阅
京ICP备1400723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