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代人之间的距离

2015-04-28

我以前写博客,最怕被家里人知道,尤其父母。就像小孩不希望家长看自己的日记。

从青春期开始,我就经常感觉自己的心在飞离父母,挣脱开了地心引力。那里虽然是我的母星,但我正在加速度远离它。越来越远,越来越快。

不让爸妈知道我内心的真实想法,与其说是保护我自己的隐私,不如说是对爸妈的保护。就比如家人一起看电视的时候,出现男女亲昵的镜头,如果有家长在场,我反正会尴尬,猜他们也是。

可是自从我建了这个博客,就经常想,我的女儿小千将来一定会看。也许是在她十六岁的时候,或者更早。藏是藏不住的,年轻人在技术上有先天优势。我有个小学同学,六年级的时候跟我说他发现了家里的黄色录像带,偷偷看,父母完全不知情。

也许有天我爸妈也会看到这些文章,希望他们可以原谅我。但我还是不希望他们有机会原谅我,因为我不希望他们看到。对我的亲戚也是,因为我的亲戚可能会告诉我的爸妈,我知道他们不会,但我还是不想让他们知道。因为一旦他们知道了,确切说是一旦我知道他们知道了,我便会处在压力之下,到时还能这样任性想写什么就写什么吗?在父母眼前写文章与在父母眼前看黄片相比,哪个更难不好说。

其实我有些不错的亲戚,尤其是我的一对双胞胎姐姐,她们和我一样生活在北京,却极少有往来。大约一年见一次面吧。在我小的时候,她们对我非常好,愿意和我玩,让着我。我暑假还去她们家玩,住几天,一起看电视剧《新白娘子传奇》,吃姑姑电烤的肉串和鱿鱼,姑父做的糊涂面和炸酱面我现在回想起还咽口水。在我毕业工作以后,姑姑还给我缝了几件布艺小手工,当做钥匙包,在我的裤兜里装了好些年。

我和姐姐们相互不联系。我们彼此加了微信,但都默契地互相隐藏了朋友圈(她俩不会是没有发过朋友圈吧,希望不是这样)。我的其他同辈亲戚,哥哥弟弟,都没有对我隐藏朋友圈,只有她俩隐藏了,说明我们的性格更相近。我觉得这种关系,比敞开朋友圈更加亲密。是的,我们还是一整年连一句问候的话也不说。

爸妈不久前来北京,帮忙一起照料八个月大的小千。我发现,多年不在一起生活,我们在生活习惯上都变不同了。我离开家已经有八年,成立自己的家庭也有快三年了。以前只是心灵上有隔阂,现在生活习惯也慢慢有了差异,一切都那样悄无声息地发生,我感到有一些难过。在他们走之后,难过的情绪便很快减退了。

有一天凌晨,小千梦中大哭,我条件反射地抱起来哄。我虽然人站在地上了,但脑子还没醒。我在想,为什么我会站在这里?目前在整个 JSON 里处于哪一层级、什么位置?下一步应该做什么,应该把小千交给谁?后来越想越不对,这是谁提的需求?甲方提的吗?好多不同的意见,我到底该听谁的?以谁为最高优先?

以前遇到这样半梦半醒的情况,我都是眼前闪过一堆问题,满脑子的问号。醒过来以后就不管了,因为睡梦中的问题都荒唐可笑。但这次不一样,我最后清醒地得出了答案:以小千的需求为最高优先级。抱着小千摇啊摇啊摇,我也渐渐醒了,醒来后对这个答案很满意。

读这篇文章,是不是觉得我有些不清醒。确实是这样,这些天睡的严重不够,经常是恍惚的,所以写东西也没条理,只能意识流。但我又有点享受这个过程,意识流,看起来乱糟糟没什么价值,但我还是选择都记下来。

无论我现在怎么期望,小千长大以后还是会有自己的思想,可能会看不惯我这样那样,虽然表面上不说,但心里是讨厌我的、对我失望的。小千可能会因此而内疚,如果发生了这样的事,爸爸只希望你知道,爸爸完全原谅你。小事一桩:)

今天早晨小千醒的太早,比平常早了将近一个小时。怕她睡不够,我就抱着她想再哄睡。可是我有鼻炎的毛病,早晨起来最严重。一般我醒来都先清理一下鼻腔就没什么事了,可是今天还没来得及清洗就抱起小千了。鼻涕水顺着淌下来,我想吸回去但又怕吸的声音会影响小千入睡,只好放任自流。清汤一样的鼻涕水很快就流到我嘴唇上方,这么下去很快就会滴在小千身上。这时我做了一个带有我强烈个人风格的决定,把鼻涕喝了。正好早晨没喝水。

回主页
京ICP备1400723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