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联想

2015-06-14

我从2012年初加入联想,在联想工作了将近三年半。这是我八年职涯中最长的一段经历。联想北研,留下了我太多回忆。虽然计划离职有一个月了,走的时候还是有些伤感。

按以往的习惯,本该写篇长文好好纪念一下。可到了写的时候发现,千言万语却不知如何下笔,还是上照片吧。

这些照片是我从小米云相册里挑选出来的,大多拍摄于一年半之内。受器材所限(小米2S),能拍出颜色来就已经挺给面子了,将就着看吧:)




在联想研究院,写专利纳入绩效考核,写不出来咋办——头脑风暴。 一次头脑风暴会议上,我手里拿着一个纸杯,玩着玩着就撕成这样了。




在联想的这段时间,也恰恰是智能手机在国内普及的几年。那天在地铁上看到一对双胞胎小男孩,因为自己没有手机,就盯着别人的手机看人玩游戏,那专注的样子,就像过去小孩进了游戏厅。




我在联想做的一个主要项目名叫「乐助手」,之前还叫过「联想手机助手」和「联想移动管家」, 不过英文名起的就很失败了,叫 Mobile Assistant,因为名字太长在桌面上只能看见 Mobile Ass… 图标更莫名其妙,有一次我在家做饭,切青椒的时候觉得特别像乐助手的 logo,就拍下来发到了乐助手的群里。




猴仔是我家地位最高的毛绒玩具,周末我偷偷把它带到公司来拍了一组艺术照。曾经的我只想当一个安静敲代码的程序猿 :)




智能手机之后,可穿戴设备也火了,将来也许不会有人记得,在 Apple Watch 之前,有一个叫 Pebble 的美国公司做了一款在某些人看来很酷的智能手表。我海淘了一支。这个带天气的时钟告诉你北京今天的天气是「霾」。




2014年乐助手团队去空中草原玩了一趟,我这些年几乎没旅游,回归大自然感觉还是挺亲切的。到达空中草原的第二天清晨,本来说要去看日出,结果头天晚上烧烤唱歌,第二天都起不来床,最后算上我只去了四个人。




我在联想上班的最后一天,天气好的不像话,进办公楼之前忍不住拍了一张。另外软件园的湖边景观真不是盖的。




「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小时候我听最多的就是老爸唱的这首歌。来北京终于见到了西山,没有霾的时候也能欣赏到「红霞飞」。这张照片里的景色很像是此时的联想,最辉煌的一刻刚刚过去(2014年收购了 IBM 服务器和 Moto 移动,各项业绩创新高)。日落西山后,接下来也许是短暂的沉寂,但相信用不了多久,将升起一片璀璨的星河。

回主页
京ICP备1400723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