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心便签

2015-07-07

日本的书和电影里,经常看到好吃的爱心便当。我没有吃过爱心便当,但是猫仔手绘的便签很有意思,我称之为「爱心便签」。

我喜欢喝冰饮,经常不顾冒拉肚子的风险。刚结婚那会儿,有一次猫仔要出差,怕我喝冰箱里直接拿出来的饮料,就在冰箱门上贴一张便签作警示:

在猫仔怀小千之前它就贴在那儿了。小千出生后,被抱着来到厨房,看见冰箱门上的便签伸手去抓。这时我才意识到,便签已经贴在这里两年还多。作为一张便签来说,真的是够久了。

记得猫仔出差前还给我定下「四不准」:

一不准敞着怀
二不准吃小摊
三不准喝凉水
四不准看小嫚

「三不准喝凉水」正是这第三个不准。

就在不久前,我又发现一张爱心便签,这次是在卫生间,便签贴在一瓶擦脸用的水上(我真的不知道这玩意叫什么)。

自从结婚后,我就再没买过洗漱品化妆品这类东西,都是猫仔一手包办。她买来后我只管用,用完了也不必担心,必会有预备好的顶替上来。猫仔有个癖好,就是经常检查各种日耗品的剩余量。哪瓶快用完了,她都一清二楚,我完全不用操心。

时间一久形成了依赖,于是我对这些洗漱用品的感知退化到几乎白痴的程度。之前我洗完脸都只抹一种东西,而现在猫仔买来两瓶需要配合用的,怕我糊涂,特意在瓶盖上标上 ① ②,免得弄错使用顺序。我一下子觉得,就算自己患上老年痴呆情况也不会太糟。

除了画便签,猫仔还发行过纸币(可能涉嫌违法)。还好目前影响不大,因为这种货币只在一个屋子里流通过。发行货币的原因说来古怪,我家有一个大型的毛绒玩具,名叫熊出,因为他呆头呆脑总是没注意,而又因为「熊出没注意」,所以就叫他熊出。

熊出体格庞大,家里没地方给他呆,于是塞进衣橱里。为了不让熊出伤心,我们每次把熊出塞进衣橱之前,都说是让他看守仓库,也算有个正经事做。可是仓库管理员不能白干,要发工资的,于是就有了猫仔画的纸币。

猫仔和我真是很不一样的人。要是我,无论怎么逼自己,也不会同样一张纸币重复画两遍。

回主页 RSS 订阅
京ICP备1400723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