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应该乐观

2015-02-28

98年夏天,我第一次在电脑上玩游戏。开始是在一个条件优越的同学家里,玩得都不想走。回家后日思夜想百爪挠心,就假借学电脑为由,让父母租来了一台586,然后迫不及待地跟同学借来暗黑破坏神的安装盘。

老赖是我初中的好哥们,教给我不少玩乐的东西,红白机上玩RPG,PC机上打暗黑。没有老赖,那几年的回忆就要暗淡许多。和老赖在一起聊游戏,我多少有点自卑。因为他玩什么都比我好。开始还以为是他玩游戏时间长,练出了好技术。后来我自己家有了电脑,一整天一整天地玩,还是不如他。

简单介绍一下暗黑,你扮演一个勇士,来到一所教堂里面全是怪物,一层一层往下走。找到下一层的入口可以直接下去,但那样会遇上很强的怪物,很容易死掉。一般的玩法是把这一层的怪物都杀光,攒够了经验和装备再去往下一层。我打的比较保守,经常杀光了怪物以后,还怕自己实力不够,于是把前面几层低级别的再打一遍,攒足了钱和经验,级别也升的有富余了,再下去挑战。这样的打法稳健,甚至一次都没死过。

老赖玩暗黑,和我完全不一个套路。他下得非常快,有次我看到他第一层的怪物还没都杀光,就急忙下到第二层。因为级别不够,被第二层的怪物一顿虐,夺路而逃回到第一层。有时跑得慢一点就死了,此时屏幕一片血红。

我害怕见到这样的画面,所以打的谨小慎微,甚至一直没有死过。老赖应该也害怕死,但是他为什么敢玩这么野?直到最近我才想明白。

老赖的玩法有个优势,就是升级速度快,因为打死越厉害的怪物,得的经验值就越多。我老打那些不厉害的怪物,杀五六个才等于他杀一个拿的经验。我为什么就不挑战一下自己,像他那样没命地往下冲呢?是我比他胆小吗?

真不是,我胆子比一般人都大。小时候做一些冒险的事,比如敢不敢进这个山洞,敢不敢听鬼故事,敢不敢咬这条虫子。这些我都敢,也不是不怕,但就是敢做。那为什么玩游戏却这么保守?这是两码事。

从人类进化的角度来看,敢在众人面前做一些大胆的举动,可以为自己树立威信,也可以吸引异性的注意。为了交配权,牺牲一下安全也是值得的。但如果是去打猎,策略就不同了。打猎的首要任务是保证今天不要饿死。哪怕今天只抓到只兔子,也够吃了。如果捕到一头野猪,当然更好,但最多也就吃几天,好像也没好太多,而且捕猎过程中还可能被野猪所伤。

打游戏就像打猎。作为一个原始人,只要保证今天不饿死,就没必要在捕猎上冒险。所以像我那样保守得连一次都没死的打法,与捕猎策略暗合。我这身基因,放在原始社会简直如鱼得水,但在21世纪就不是很吃得开了。

我从来都是一个悲观的人,理性的悲观。举个例子来说吧,在一个app发布之前,我和朋友想先预估一下下载量。朋友预计在两周内能有一千的下载,我估计的是一百,比他低一个数量级。两周之后真实数据出来了:八十几个下载。现实总是太残酷。

虽然我倾向于“低估”,但事实不止一次地证明,我低估得还是不够。那我是不是应该再悲观一点,好更接近现实呢?以前我的答案是yes,如今我的回答是no.

可能要问,悲观有什么不好,甭管乐观悲观,接近客观就行。在原始社会,冒险的成本高,悲观保守一点儿好处多多。比如,抓条鳄鱼做今天的晚餐可能会搭进去小命,no zuo no die,还是逮只兔子算了。可在物资丰沛现代社会,就没有太多后顾之忧。作一作又不会死,干嘛不作?

一方面冒险的成本降低,另一方面冒险的收益在扩大。过去冒险,就算成功捕到了鳄鱼,吃两天,第三天鳄鱼肉变质了一切归零。现在呢,冒险成功的回报通常是钱,钱是可积累的财富,可长时间为你服务,比一条死鳄鱼划算得多。

穷人应该冒险,不冒险怎么翻身。富人也应该冒险,看看现在的有钱人,都在玩风险投资。尽管投出去的钱大部分都打了水漂,但只要成功一个就有超高的回报,前面打水漂的钱都回来了。穷人因为没有太多钱做风险投资,所能尝试的机会少,成功的机会也就少。但机会少也比没有机会强啊,因为少所以更加刺激。

既然大家都应该冒险应该作,就作呗,乐观悲观又有什么关系。问题是,知易行难。如果像我那么悲观,一路上会被悲观的念头折磨死,根本坚持不下去,怎么办?

有三道要突破的心理障碍:

  1. 要真心相信冒险是值得的。做到这一点很难,因为自己和身边亲近的人大多都谨慎保守,要么没冒过险,要么只尝过冒险的苦头。没有任何直接经验可以借鉴,难免会打各种退堂鼓。要意识到这一点,主动改变环境。
  2. 要有游戏心态。游戏心态就是,输了就输了,没什么大不了。把失败看得太重,就不敢去尝试,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3. 要盲目乐观。在走上一条路之前,路上会有多少艰难险阻,根本无法预知。有时候知道真相反倒会吓退很多人,怎么安(qi)慰(pian)自己呢?祭出大杀器“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就是盲目乐观,坚信在路的尽头,美好的事情即将发生。

要做到上面几点,说实话需要掌握扭曲现实的魔法,而且施法对象是自己,难上加难。对于魔法免疫的人,尤其是智力较高死活不肯把自己当傻子的人,这里还有另外一招:牺牲小我,成就大我。

让我们再次回到茹毛饮血的古代,是那些敢于冒险的人,把火种带回洞穴,给把野猪扛回营地。不老老实实去采野果子逮小动物,而去冒险做这些事,可能一无所获,可能受伤送命,对个人而言很不划算。但对所在的群族而言,或许利大于弊,站在整个人类的角度看,则意义非凡。

回主页 RSS 订阅
京ICP备1400723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