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一九八四

2016-08-28

今年的雨果奖作品《北京折叠》,作者郝景芳,地地道道的中国人。

还有一点不能不提的,就是她生于1984年7月27日,我生于1984年的8月28日。

1984年,我们处在差不多的轨道上。然而,人和人之间的差距会随着时间慢慢拉开,而且拉开的速度越来越快,后来运行在了相隔万里的不同轨道上。

我喜欢小说,爱幻想,有创作欲。对我来说,作品是否被认可没那么重要,因为我写东西最大目的是为了满足自己。

其实大学那会儿我还真写过几个短的,乐在其中。工作以后,被世俗之物纠缠牵绊,久了,都忘了自己曾经的梦想。

上周读完了郝景芳有点自传性质的小说《生于一九八四》,完全读进去了。这样强的代入感很大程度上源自于我和作者同龄。书中的一些场景、内心描写,都很容易 get 到。读这本书的感觉,就像把自己过去的三十年又重新走了一遍。推荐给出生在80到90之间的读者。

我今天满32周岁,32的二进制表示是100000,所以今天是一生中罕见的进位日。总结这三十二年,不过是随波逐流,泯然众人矣,没做出过任何非凡的事。

也不是没有好的想法,可惜一再放弃。就像下棋,弃掉一个子,又弃掉一个子,不知不觉就弃掉了一盘棋。

三十二年了,我仍然没有一个明确的目标,但渐渐知道了哪些是自己喜欢的:

另外我发现自己越来越容易感动、真情流露。以前可不是这样,从小到大冷漠脸。可能是年轻时压抑太久了,以往坚硬的外壳慢慢变软。还有一些小的变化,像是在为接受自己的平凡之身而默默做着准备。

摘取《生于一九八四》的一段话,来结束我的三十二岁:

冬季即将到来,河水开始结冰。我发现,我对所有事情的宽容和柔情都在增加。我看到天幕下辛苦而繁盛的人们,吐着寒气,护着手心上一小捧随时消融的梦。我自己为之拼命的所有事情,也终将消散在死亡之后的稀薄空气中。但我已不再恐惧这消逝。

回主页
京ICP备1400723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