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 2011 (冬)

2016-11-07

2011年的冬天,我过得并不容易。

那年国庆长假,乔布斯死了。我把这个消息微信发给韩鑫,他打开官网看了讣告,给我回了微信。就在死讯传出的前一天,苹果发布了 iPhone 4s,举世瞩目。

然而在我眼里,iPhone 4s 和我没有半毛钱关系。因为我是一个微软阵营开发者,当时正在为了找一份工作而拼命学习 Windows Phone 应用开发。

那时候 Windows Phone 有个奇怪的名字,叫做 WP7,也就是 Windows Phone 7。在这之前,微软已经有了 Windows Mobile 系列,出到了第6代,在业内也算有些影响力,所以新品叫 WP7 在微软看来也是顺理成章。但事实上,WP7 完全是一个全新系统,微软完全可以起一个新名字,但微软没有这么做。

起了这样一个名字,除了说明品味不佳,还暴露了微软另一个弱点,就是舍不得放下已有的成就。因为我自己也有这个弱点,所以体会很深。当时面临移动开发的选型,同样是做了几年微软技术的韩鑫,就果断选择了 iOS。和他相比,我的勇气和好奇心都差了一截子。「没有舍,就没有得」道理谁都懂,可真到自己要抉择的时候就容易犯糊涂。

在当时的经济状况下,转做 iOS 开发是比较费钱的,笔记本和手机全套下来小两万。而我又着急找到工作,从零开始学 iOS 开发时间又怕等不起。钱紧时间紧,所以我就选择了离我最近的目标:Windows Phone 开发。

Windows Phone 这货有多坑,罄竹难书,不光坑了无数开发者,还坑死了诺基亚。想想诺基亚的惨状,我们这些炮灰心里还稍微好过一点。说到诺基亚,我当时拿到了 avanade 的 offer,这是一家微软和埃森哲合作的技术咨询公司,而我的职位正是驻诺基亚的 technical architect。给我的这个 offer 其实反映出一个问题,当时的诺基亚要请一个学了 Windows Phone 才几个月的小伙子去指导他们开发。也就是说,诺基亚的员工基本没有什么开发能力,不死才怪。不过我最后还是拒掉了这个 offer,因为诺基亚在亦庄,离我住的地儿实在太远。

拒掉 avanade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们给的钱比联想少,联想答应给 15K,而 avanade 只能给到 11K 多一点,数字有整有零特别奇葩,一看就是事儿逼外企的做派。不过去 avanade 面试给我留下的印象特好。有多么好呢?是我这辈子经历所有面试里,印象最好的!办公场地巨豪华,面试官巨 nice,而且技术能力巨高(要我仰视的那种,而其他公司的面试官很多水平还不如我),英语巨好(最后一个环节是用英语面试),另外就是 HR 巨漂亮巨有气质(还特别注重商务礼仪)。面完试回来,我身上还穿着很不习惯的商务装(avanade要求穿商务装面试)激动得和猫仔到楼下吃了个小馆子,边吃边想,如果能去这家公司上班,简直幸福死了。

大概也就从那时起,大外企开始衰落。倒不是因为大企业出了什么问题,他们依旧还是老样子。原因在于,随着移动互联网起来的一批后起之秀发展太过迅猛,不光抢走了眼球,还抢走了人才和资本。

从2011年至今,是移动互联网的一波浪潮,赶上这波浪潮都赚得盆钵满盈,没赶上的则凄凄惨惨。这波浪潮的一个特点,就是只注重结果,不讲究形势和过程。一个 app 火了,这个 app 就代表了一切企业形象,没人在意企业办公地点在哪,没人知道开发这 app 的不过是几个秋衣外穿蓬头垢面的程序员。

细想起来,我还是挺怀念大公司的时代。在那样的环境里,人都遵守规矩、注重过程,没有一夜暴富,也没有大厦轰然倒塌。大公司病虽然让团体的战斗力下降,但每个人单拎出来还是很优秀的。

我的 C# 底子不错,WPF 基础也有,所以学 Windows Phone 开发并不算费劲。学习期间参加了两次线下的技术沙龙,见到了大牛和一起学 Windows Phone 开发的同行,气氛还是相当火热的。

在家自学了两个月,一边看书一边做了两个 app,同时写下技术博客若干,还在 MSDN 上疯狂刷分。也一边寻摸着找工作,不过找工作最集中的还是12月底到1月初,自从在猎聘网上注册了会员,猎头电话就不断地打进来。还记得当初电话打进来时,手机屏幕上名字一跳一跳,铃声是小时候玩的游戏冒险岛主题曲。有时候系统出 bug,来电时接听按钮竟然是灰的点不了,那叫个急人,至今这些细节都历历在目。

说一说印象比较深的几个面试。最先得到的面试机会来自 Tom 网,那是在微软举办的一次沙龙上得知他们在招人,就投了简历。他们说是要做一个邮件客户端,现在再看这个需求简直太奇葩了。面试我的人水平一般般,所以我出来的时候还是挺自信的,当即就拨了电话给家里人,告诉他们面得还行,工资要的月薪一万应该问题不大。寒风中我冻得快失去知觉的手挂上电话,抹了一把手机屏幕上五彩的油光。

鲜果网的 CTO 是位技术大牛,面完技术后又急忙向我推荐 F# 这门语言,可惜我当时的水平还远不能领悟函数式的妙处。不过我在 CEO 那关挂了,他看完我的简历说我跳槽有些频繁,给我一个人生忠告:年轻人应该稳当一些。在他看我简历的时候,我打量了一下 CEO 的办公桌,上面摞满了成功学的书,也许他拒我的原因正是从书中汲取的智慧。走之前,他给了我一个有力的握手,仿佛说小伙子好好干未来终究是你们的。当时鲜果好像是市场占有率第一的订阅类 app,可惜一年后公司就黄了。也许 CEO 从此又习得一条人生智慧:人在江湖漂,稳定不是你想有就能有的。

人人网当年还没有没落,整体氛围年轻时髦,妹子热辣漂亮,自动贩卖机的可乐一毛钱一罐。只是静安中心的电梯排队要排好久,面试那天下了雪,我迟到了。技术 leader 刚刚从 UC 离开加入人人,不知道这次跳槽会不会让他悔青了肠子。UC 被阿里干爹包养不愁吃喝,而人人网……惨到不能再惨。最后开出的 offer 记得是 12K,距离联想的 15K 仍有距离。

做飞信起家的新媒传信是所有面试单位中最痛快的一家。面试官让我在笔记本上写了个缓冲队列的小程序,改了几遍总算改对了。面完技术马上谈 offer,HR 一天一个电话催。当时新媒传信和人人网要做的产品是一模一样,都是要再复制一个微信!当然……没过多久就都成了炮灰。

那半个多月我拿到的所有 offer 里,联想给的钱最多,工作相对轻松,离家也不远。所以选择去联想并不是一个艰难的选择。仅仅一年半过后,除联想之外我拿到 offer 的其他公司,倒的倒裁的裁。所以我对移动互联网转型、移动互联网创业的成功率,有比较切身的体会。

那个冬天,我也曾感觉到一点无助,尤其在工作没着落的时候。冬夜里,看一集《深夜食堂》来温暖自己,每次片头曲响起,我都想躲进那个世界,一起融化在夜色里。

深夜食堂片头曲:思ひで

回主页 RSS 订阅
京ICP备1400723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