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视角

2017-07-07

最近社会上发生的几件事:

  1. 国家不再让刘国梁担任主教练,队员罢赛抗议。后被严肃处理,所有人发微博道歉。之前挺刘国梁和罢赛队员的帖子被和谐。
  2. 所有翻墙服务商被约谈,从 7 月 1 日即香港回归二十周年那天起停止服务。
  3. 微信公众号清理,一些关于自由的讨论,在我看来完全没毛病,却宁可错杀一千绝不放过一个,全被和谐掉。

以上三件事,我当然气愤,价值观与我接近的人想必也如此。可事实上对我有什么影响呢?刘国梁不执教,我一分钱不少挣。VPN 下架,我照样翻墙因为自己在海外有服务器。微信公众号被清理,又没清理我。

我心里不痛快,但代表不了全部人。相信与此同时,一定有人在拍手称快,而且这样的人还不少。人和人所处的位置不同,决定了看同一件东西的视角也不同,分歧是必然的。

从猿进化到人这条长长的时间轴上,文明出现的时间并不算长。我们长期处在一个险象丛生的环境,对安全感有极大的渴求,而且作为群居动物,安全感还取决于与周围人的关系。

上面提到的三件事,仔细想想,与安全感有很深的关系。就拿禁 VPN 为例。国民了解外面的世界,会让我们的统治者不安。对原先用 VPN 翻墙的人来说,禁掉 VPN 就少了一个信息渠道,肯定不爽。对本来就不会翻墙的人来说,他人会翻墙的优势被剥夺,很可能令他们感到更安全。

都从自身利益出发,但因为立场不同,做出的事可能截然相反。这其实再正常不过了,但我们经常忽略立场不同的事实,而把一切都用对和错来一分为二。一味坚持自己这个视角上的正义,而主动放弃了变换视角的可能,无异于作茧自缚。

所谓上帝视角,一般人会想到航拍画面,从上往下的俯视。但更厉害的上帝视角,是切换到别人的位置,找到持不同观点的人的角度。

回主页 RSS 订阅
京ICP备1400723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