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止等于抬高价格

2017-09-07

先看一个判决书:

原文链接在此:中国裁判文书网

看完真的很长见识,定罪竟然是「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程序、工具罪」。至于哪些人的计算机被侵入和控制了,给受害者造成了多大的损失,只字未提。

判决书中提到的软件,我也曾用过,并未察觉到被侵入、被非法控制。反倒是有些传闻,说某某的住宅被侵入,人身自由被控制。哦对不是非法控制,而是依法控制哟。依的法呢,就是咱们上面见识的这种水平的法。

当年全民都能上谷歌的时候,谁都不愿为上谷歌搜索而多掏一分钱。后来谷歌等网站被墙了,就有人出来做这门生意赚点小钱。经营一年才赚了一万多,还不如北京上海一个普通程序员一个月赚的。图的是什么?

网民对「梯子」原本没有需求。之所以成为一项需求,正是因为有人封禁了世界上最大的搜索引擎谷歌、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站 Facebook、世界上最大的图片分享软件 Instagram、世界上最大的视频网站 YouTube、世界上最大的百科全书维基百科、以及 Gmail, Dropbox 等一众便民小工具。已经习惯了它们的网民,有一天发现这些东西全打不开了,一万头草泥马奔过之后,首先想到的就是怎么把丢掉的东西找回来,哪怕花点钱。

最开始一年的梯子费只要不到两百块,后来服务提供商被查处关停,梯子成了越来越稀缺的资源,价格自然就上涨。今年更狠,苹果商店中国区的梯子 App 纷纷被下架,VPN 服务商逐个约谈关张,这一系列举措,让自由浏览互联网成为极少数人才有的特权。

信息的价值不用我多说了。既然信息有价,获取信息的工具就有价,工具越稀缺,价格就越高。造成这一结果的人,究竟是谁呢?

回主页
京ICP备1400723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