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好你爹的 QQ

2017-02-21

有天中午吃完饭在公司外面溜达,接到个电话。一看是我爸。

我爸很少给我打电话,我们之前的语音接触,平时仅限于周末爷爷奶奶看小千的视频通话。视频画面中只有小千、奶奶(我妈)和爷爷(我爸)。而我,只以声音出演,极少露面。

我接起电话,老人家直奔主题,他的 QQ 号被盗了。

盗号者利用我爸的 QQ 号发了一些借钱类的诈骗消息,我爸打开 QQ 手机客户端的时候,发现的这个问题。

因为是在手机上发现的,我爸就认定是手机上的 QQ 被盗了,与电脑上的 QQ 无关。对待朴素的唯物论,我一向不忍心反驳。况且最先应该做的是帮他解决问题不是。

我建议把 QQ 密码改掉。还好我手机上装了 QQ,于是一边拿着自己的 iPhone 一边指导我爸操作他的小米手机。

打开 QQ,点击头像,进入设置,进入账号管理,再进入修改密码。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果然不出所料,要短信验证。

QQ 修改密码的短信验证,是要求用户主动发短信给腾讯,而不是接收腾讯发来的短信验证码。这招真是又安全又省钱,腾讯的产品经理可能暗暗自得。不过谁曾想,却给老年人带来了不便。我爸卡在发短信这步,一筹莫展。

因为发短信自动调起了短信 App,而我爸对怎样在 App 间切换还没有概念,虽然用安卓已经有好几年。

短信找回密码,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我爸说,算了不改密码了,反正我这 QQ 也不怎么用,干脆把 QQ 号给我删掉得了。

我平时几乎不用 QQ,翻找了几下没发现怎么注销 QQ 号,急中生智想出一招,让我爸把 QQ 好友全都删掉,这样就不能再给好友发垃圾消息了。还好,挂电话前总算给他解决了。

过了一会我爸又打来电话,说他把手机上的 QQ App 删了,问我是不是就可以了……再一次被我爸朴素唯物主义的智慧所折服。不得不承认,我爸很有些小聪明,以前我和我妈遇到一筹莫展的事情,到他手里三下两下就解决了,经常是方法巧妙四两拨千斤。

但这一次,我爸的“小窍门”是卸载 QQ 手机客户端……如此掩耳盗铃的窍门真叫为儿的哭笑不得。

挂上电话,我突然惆怅起来。感觉爸爸真的是老了,小时候爬山,遇到高的石头爸爸都拉我一把,现在需要儿子拉他一把了。而更令我难过的是,不一定拉的上来,比如这次。


我爸教我使用 iPad
我爸教我使用 “iPad”(拍摄于90年代初)

人一上年纪,就难免在技术面前显得无力。几年前我用小米手机,发现 MIUI 内置的联系人功能很强大,强大到甚至有点过分,它能根据手机号找出联系人在新浪微博的账号。也就是说,如果你微博账号绑定了手机号,并且你把手机号告诉了别人,别人就能一并知道你的微博账号。

于是我就点开了一位前辈的微博页面……他的微博里关注的全是名字撩人、衣着暴露的女子。这个微博账号关注的人里面一个亲朋都没有,从微博 ID 也联想不到他这个人,足可见心思缜密……却不想被小米和新浪微博联手给出卖了!

可能就在注册微博的时候用手机收了个验证码,就让人把裤子扒了。希望那位长辈永远被蒙在鼓里,否则晚年都过不好了,羞煞人也。

说起这位前辈,在电脑和网络方面的水平可比我爸强多了。我爸呢,压根不知道什么是微博,不晓得浏览器为何物,没自己在网上买过东西,至今不敢开通数据流量,更别说移动支付了,键盘上一多半键不知道用处。就这样的水平,万一像那位长辈一样不小心玩脱了,还不得脱出天际世人皆知啊?

人的寿命会越来越长,科技换代也会越来越快。这样的趋势下,任何人都有被淘汰的一天。到时候,被窥视,被玩弄,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只要人类没找到不老之药,就注定没有赢家。

一个健康的中老年雄性,对年轻的育龄雌性仍有冲动,显然有利于延续子嗣。这段基因经过数百万年优胜劣汰存留下来,却在信息时代成为负累。可能因此被新时代遗弃,没有女人愿意为他传承基因。

进化就是这么弄人,走了 9999 步都是对的,最后一步竟然是错的。而且之前走对的那 9999 步,其实都是为了铺垫这最后一步,让它错的足够有戏剧性。

回主页 RSS 订阅
京ICP备1400723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