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pple 百万富翁

2017-04-07

2013 年看到一则新闻:只要注册过 GitHub 账号并且有过提交,就可以免费领取 2020 个瑞波币(XRP)。

什么是瑞波币?当时我根本不懂,韩鑫给我发了个网页,看完依然没懂。唯一了解的就是这 2020 个 XRP 能换几百块人民币(CNY)。爱贪小便宜的我当然立刻就行动了。谁知从那开始,被 XRP/CNY 的比值“折磨”了一年。

几乎同时, Ripple 官方和 World Community Grid 合作推出了另一个赠送 XRP 的活动,参与科学计算,贡献越大获赠的 XRP 越多。这些我都是从韩鑫那里知道的。自从知道的那一刻起,就下载了 BOINC 客户端,能装的电脑全给它装上。

我当时还在用 Windows,我的笔记本虽然是高配的 ThinkPad,但发热巨严重,一旦发热严重计算性能就无法保证,最终得分只有韩鑫的 MacBook Air 的几分之一。后来我用公司的台式机,i5 的四核 CPU,依然不如韩鑫的 MacBook Air,让我对 Windows 非常失望。

从那以后,我在联想的台式机就没关过,7 乘 24 小时地跑科学计算。韩鑫在蚂蜂窝没有台式机,背着笔记本上下班,回到家也几乎是一直开机跑着,散热风扇呼呼响,也是够拼的。

不过无论再怎么拼,只用自己的一两台电脑太势单力薄,于是就想到了用云主机挖矿。当时几乎所有的云主机,挨家挨户地试,免费试用期过了后就看性价比,Azure、AWS、金山云、阿里云,都挺划不来,最后目标锁定在了美团云。

当时购买的美团云主机都是最低配置,然而对于挖矿来说是性价比最高的,系统统一为 Ubuntu 12.04,开机以后先把 BONIC 装上跑分。给分配的机器性能并不完全相同,要看运气,高的时候在 15000 分,低的 8000 多也有。如果运气不好分到了差的云主机,就立即释放掉换一台新的,被释放掉的这台机器只收一小时的租金,这也是我们选美团云的一个重要原因:灵活,可及时止损。

开始挖矿后没多久,我就到成都出差了,下了飞机还在出租车上,我就打开手机查看 XRP 的汇率,跌幅很大,但挖矿依然有利可图。于是当天夜里回到宾馆,拿出电脑又开了十几台云主机。

最疯狂的时候,同时跑着 100 多台云主机挖矿,没过一个月就刷了好几年的计算时间,奖章拿了一个又一个。WCG 会把这些贡献记在个人名下,算是对贡献者的一种激励,下面这张图是我累积的计算量:

随着 XRP 逐渐贬值,挖矿已经划不来了,于是我停掉了所有的云主机,只留下台式机在单位彻夜不眠地发挥余热。再后来 Ripple 干脆停止了 WCG 的 giveaway,不再进行奖励了。于是这颗星球上数万个过热的中央处理器,像高考完了的学生,一下子松了劲儿。

挖矿虽然停了,心里的这块空虚谁来填补。就很自然走上了炒瑞波币的不归路。买卖 XRP 的途径极其不正规,就是在一个不知道谁开的淘宝店,购买表面上和瑞波币没有丝毫关系的虚拟商品,店主收了钱后会根据订单备注里的 Ripple 地址,把 CNY 转过去,抽千分之三的手续费。

我花了大概两到三万人民币,买了一些 XRP,炒来炒去,没赚到什么。不过好在没亏,我也知足了。后来 Ripple 要做迁移,又是身份认证又是什么的看着要悬,我感觉可能要玩不下去了,就全部换成人民币,落袋为安。

和我小心翼翼、将信将疑的态度不同,韩鑫陆陆续续买进总计 15 万人民币的 XRP,在当时看来绝对是大手笔。韩鑫说,要持有十年。

卖掉全部 XRP 之后,我就再没关注过。直到 4 月 3 日看到孙宇晨的一条朋友圈:

之前听我建议投资了XRP的朋友请注意,现在价格已经比当初投资时高了十倍,已经赚够了,我觉得可以卖了,完全个人建议

我立刻截屏发给韩鑫,毕竟孙宇晨曾是 Ripple Labs 大中华区首席代表,他的观点我想还是很有参考价值的。

结果韩鑫说,要持有十年,这才刚三年。牛逼不牛逼!反正我服。在他回我微信的时候,XRP / CNY = 0.35,比起韩鑫的平均成本 0.05 赚了足足七倍,而这一切就发生在短短的两天内。

当初的 15 万变成如今的 100 万,Ripple 花两天时间造就了一个百万富翁。这很牛逼。不过让我觉得更牛逼的,是韩鑫对此事的态度。有些事,只有时间可以验证,还有些事,连时间也无法立即给出答案,唯有漫长的等待才可以。

韩鑫就是那个愿意等待的人。

回主页
京ICP备1400723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