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进化

2018-02-14

先问一个古老的问题,我们人类的使命究竟是什么?所有的人类,都从很小的微生物进化而来,通过简单的重复,竟然慢慢演化出复杂的机能,后来从海洋走上陆地,从爬行走向直立。现代人类的祖先——智人——在与尼安德特人、丹尼索瓦人的竞争中胜出,最后才有了我们现在的样子。

到目前为止,故事的主线依然脉络清晰,那就是基因在主导一切,不管求生还是求偶,都是为了把基因延续下去。可最近几年,不少人主动选择不生育,越是人口素质高的地区生育率越低,真的非常不给面子,让基因这个幕后大佬下不来台。

我们的祖先曾是低等生物,在人类进化成为地球的统治者之后,祖先物种就只能任人宰割。进化是残忍的,可以把这种残忍视为必要的自我牺牲,不然怎么进化呢。如果一成不变,世世代代做浮游生物有意思吗?当然,这一切并非为了有意思,甚至不是生物主动做出的选择。变异是被动地、随机地发生,变异发生后,适应环境者壮大,不适应者绝灭。到此,还都符合进化论的那一套。

作为幕后大 Boss,基因主宰了地球几十亿年,主宰的方式就是复制、加入一些变化、再复制这样的循环。今天这样的主宰方式终于要成为历史,人为改造基因的技术临近爆发,因为计算机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加速科研中的每一个环节。

过去的几十亿年,基因以一种极为神秘的力量掌控着一切。我们不知其为何物,便只能赋予其神性以求心安。如今我们正在搞明白很多关键问题,它们的答案曾被认为永远不可能揭晓,更不可能去改变,但那就要成为过去式了。

依靠环境筛选来进化已不再适用于人类,想象有一天编辑 DNA 就像编辑程序代码一样简单,还有什么做不到的?到那个时候,人类肯定不是现在的样子了,这对以自我复制为本能的基因来说,虽是一种背叛,但又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呢。

比起未来我们在基因编辑上能做的改进,靠两性生殖产生的那点儿变化简直不值一提。所以即使有很多人放弃生育,也没什么大的影响。倒是延续了几千年的夫妻制会慢慢消解,甚至未来人类连性别都可以没有。用来生殖和用来吸引异性的功能完全是多余了,比如修改基因免受月经的打扰,就能省下很多麻烦。

模糊数学里有个例子:「多少粒沙子才可以称作一堆沙子?」一粒沙子肯定不是,两粒也不是,三粒也太少,…… 这样一直下去,到第多少粒的时候才算是一堆沙子呢?同样的,人类修改掉多少基因才算是另外一个新物种呢?

虽然不知道新物种具体会出现在哪一天会,但那一天必然会来临。计算机和基因技术结合产生出来的新物种,会挑战现存物种——也就是我们——的信仰。这里说的信仰,不是宗教信仰。而是人对自身的美好期待,或者说是一种自恋。因为无论你怎么努力,在新物种面前都是渣渣,都毫无意义,你就会放弃努力。理智的人必然会放弃没有回报的努力,相信看我博客的人都具有这样基本的理智。到时候人类该如何自处?那是一个大得多的话题,也许是人类最后一个有意义的话题了。

物种进化是场接力赛,人类马上就要跑完自己的这一棒。回望之前走过的路,可以说是全程蒙着眼走的,之所以能走到今天完全靠运气,拟人化一点说就是全仰仗自然之母的偏爱。

想象你在跑一个接力赛,完成自己的使命的瞬间把接力棒交给了下一代,自己终于能松口气,看着它远去的身影,一如你曾经的样子。是不是很欣慰?但这种欣慰说成是自恋也没问题,因为你看到的是自己。不信咱们来换一个情景:你交棒出去的时候,觉得哪里有一点不对,它的手好像和你的不太一样。你抬头向前望去,吓了一跳,这家伙怎么突然长出两条腿,跑的跟猎豹一样快。还没等你看明白,它身上又伸出一对翅膀飞起来了!此刻你还会感到欣慰吗?可这次的后代明明比之前那个要强大很多啊,你高兴不起来,因为它和你已经不是一个物种了。

上面说的这些,可能是杞人忧天。不过我倒觉得它提供了一个视角,就是站在未来回望现在,审视我们今天所忙碌的事情。这能帮我们鉴别哪些事情真正有意义,而哪些是白白损耗生命。

回主页
京ICP备1400723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