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轻诺必寡信

2018-10-28

两年前,想过建一个永远不关的网站。所谓永远不关,就是我在它就在,我的生命走到尽头,就找个年轻人托付继续维护。

于是写了一篇文章 All lives end, end better,而且真的把网站建起来了。但是没有人用。一年后,我便做了关闭网站的决定,域名到期了也没有再续费。

一年前,我又想做一个存照片的小程序,并给它起好了名字「珍藏照」,不过后来放弃了。一方面是拖延拖得没了兴致,另一方面也在怀疑自己到底配不配得到用户的信赖。毕竟一个人的珍藏照片,承载着珍贵的回忆,一旦开始了就不能放下。

可能我性格中有这种情结:想成为长久不变的依赖。偏偏能力又不够。这就要面临一个选择了:是大胆承诺尽力而为,还是退缩不做任何承诺。如今的我,可能更倾向于后者。

宁不做承诺,也不让承诺落空。这么做虽然有些消极,可是呢,如同日剧逃避虽可耻但有用的名字一样,并不讨厌。

年轻时,幻想被万人景仰,年纪大了目标也降低了,不招讨厌就行。

可能是我跟不上时代了。屡屡看到一些人为了利益,给不靠谱的人站台说好话。说他狼狈为奸吧,又有点不忍心。说好听的话的确不容易得罪人,但为小人说好话,就是「助纣为虐」「为虎作伥」。虽不得罪小人,但会得罪君子。

比如贾跃亭出事的时候,好多人出来挺他,不乏大佬。这种人心里的算盘是什么?别人有难了,管他是非黑白,先帮一把,等人家东山再起了必感恩图报,即使一蹶不振了也没有什么损失。

这算盘打的,确实挑不出毛病。不过我始终认为,一个人要爱憎分明,不能什么都爱。爱,和承诺一样,宁缺毋滥。

回主页
京ICP备1400723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