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终总结

2020-12-21

2020 年,庚子年,也是我的本命年。《时代》杂志称它为 the worst year ever.

B 站发布的跨年晚会预告片中,把 2020 进行了拟人化处理,一个患白化病的小伙叫 2020,带来了疾病与灾祸,一度想要 ctrl-Z 撤回这糟糕的一年。小伙最终还是没有撤回,选择了尊重历史,虽有遗憾,继续前行。片尾处的一行大字「时光有序,珍惜此刻」也是这个道理。点击此处可以去 B 站观看这个视频。

年底了,我也好好回顾一下这不同寻常的一年。

2020年1月1日,在 B 站「2019 最美的夜」跨年晚会中开启。然而没过二十天,所有人就都处在疫情的惊恐之中。我去超市抢购口罩,医用口罩早就没货了。疫情消息从四面八方传来,我家周边的几个社区陆续有感染的消息,网上的流言虽不确定真假,但在那个时候,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到年三十再也绷不住了,买了大年初一的机票,回青岛老家。

那时我刚买车不久,还不是很熟练,加上从未开车去过机场,为保证年初一回家顺利,我特地在年三十的下午驱车赶往首都机场 T3 航站楼。并找到了一个能停车的地方。这一走不知何时才能回来,停车费肯定是一大笔。但疫情紧张时期,地铁不敢坐,出租车不敢打,自己有车已是万幸,停车费再多也得交。

我导航找到的那个停车场,是机场员工的内部停车场,不收费,按规定外来车不允许进入。我是怎么进去的呢?原因是停车场内有个充电站,而我是新能源车,所以保安一看挂着新能源绿色车牌就会放行,以为是进去充电。谁想这辆车不仅没充电,而且一停就是一个月。

年初一飞回青岛,一家团圆,安安稳稳过了年。当时处于疫情最恐慌的时期,连去超市都胆战心惊,我家旁边不远处有个盒马鲜生,人不算多,于是就开车去那里买菜买吃的。进商场大门要测体温,进超市之前还要再喷酒精在手上消毒,大家都十分配合。

口罩和酒精成了紧俏商品,有钱也买不到。青岛市政府出台了口罩配给政策,市民通过 App 预约可以限量购买,但上线后流量太大根本就刷不出页面,试了几次后我就放弃了。到药店去买口罩和酒精,无货,店主说不久会进货,加了店主微信,被拉进一个微信群,里面不停有人问酒精口罩到没到货。

春节七天假日休完后,国家把假日延后了几天,疫情仍不见好转,于是一延再延。各单位纷纷出台了各自的复工日期,大都比国家规定的还要晚一些。那些家底厚实的互联网公司,将复工日期延后到了令别人羡慕的程度。也有很多企业没能撑过这段疫情,倒闭了。我所在单位的主要收入来自出国留学业务,情况可想而知,不过竟然没死一路挺了过来,不知道老板那些天是怎么过的。

受冲击最大的是中小企业,相比之下,大型企业和机关事业单位显得风平浪静。稳定压倒一切,稳定的工作、稳定的收入、稳定的未来,在这次价值观的震荡中「稳定」占了绝对上风。

终于收到了 2 月 17 日复工的通知,我留老婆孩子在青岛继续躲避疫情,自己先坐飞机回了北京。见到我的车时,白色的车身变脏了不少。这一个月来下过几次雪,又几次化掉,雪水混和着落尘在车身表面留下痕迹。我开车驶离停车场时,语音提示停车费有 5800 多,幸亏不收,不然我当场破产。

一路风尘仆仆开车到家,在小区门口填了好几个表,并且被拉进一个微信群,里面都是外地人员回北京且住在这一片社区的,要在群里待满 14 天,这 14 天不准出家门一步。小区门口填完表,我到家发现门钥匙没带,落在青岛家里了,特别无语……小区物业帮忙联系到开锁师父,把我家锁撬开又重新换了把锁,要价 500 块钱,大冷天的我就赶紧给人家了。

接下来的半个月隔离期,就靠外卖和方便面活着,居家办公一样可以昏天黑地从早干到晚。我自己一个人的生活品质简直差到不行,庆幸自己已经结婚成家。

上班后整日戴着口罩,只有中午吃饭时摘下来,吃完饭我和雨峰出去溜达,这时候我就会摘下口罩透透气,并告诉雨峰专家建议在户外不戴口罩,然而我的劝说未能奏效,雨峰依然全程戴着口罩,雨峰比我小 11 岁,风险意识却比我强,引我内心一阵感慨。

复工后不久,公司就搬家到了万寿路,因为人员减少了,办公场所也缩小以节省开支。好在新的办公地点离地铁站很近,我上班坐地铁的话,两段步行距离总共不到10分钟,比开车还省事。

因为疫情,公司无法全额发放薪资,大家都勒紧了裤腰带。五月份的时候,雨峰提了离职,新单位确实比现在的好,我也不好做太多挽留,可心里还是非常不舍。雨峰的价值观在很多方面和我一致,他虽然家庭一般学历也不咋地,但日拱一卒毫不放纵,对未来有长远的规划,绝对是个值得托付的人。雨峰的这些品质在同龄人当中极为罕见,希望命运女神能眷顾这个年轻人。

同样在五月,我升职到技术副总裁,离一线技术工作更加遥远了,代码生涯彻底画上句号。不过还是手痒,写个小软件的念头一直萦绕着,希望明年能遂愿。

今年虽然工资没有发全,但我个人财运极好,踩了 B 站和小鹏这两根弹簧,小米的股票也算是守得云开见天明。翻我过去一年发的朋友圈,有一张图也许冥冥之中说中了:

临近年末,我去拔掉了智齿。很多人是牙肿的不行才被迫去拔的,过程惨烈,而我则蓄谋已久,没病没灾的时候去拔的智齿。我有一颗智齿是龋齿,还长歪了顶到了旁边的牙,所以非常不好拔,主任医师用了好大力气手都酸了,才连敲带砸给我弄出来。一上来就打了麻药所以并不觉得疼,拔牙的时候我在想,这要是在麻药还没普及的过去,我恐怕这辈子也不会有机会拔掉智齿了。因为我的牙非常结实,和旁边一颗牙顶的很紧,所以用电钻呜呜一顿钻,只闻到一股焦糊味。

拔牙的时候我想了很多事,想起小时候在海里快淹死的我,如果不是那位叔叔救了我,现在身边的这位牙科医生就不用如此辛苦地和一颗智齿战斗。又想到我老婆的同学学了医,称自己治死了沙僧(86 版西游记中扮演沙僧的演员)我就忍不住想笑,但是要克制住怕吓着大夫,在拔牙时还能笑的出来也太可怕了。

本命年对我格外友好。第一个本命年,小升初考上重点中学,用学习改变了命运。第二个本命年,被华为录用来到北京,用专业能力改变了命运。第三个本命年也就是今年,用投资改变了财务状况,可别小看这些钱,它让我在疫情年更有安全感。有了这些钱,我可以更坦诚地对老板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也能更大胆地反省自己而不用太顾及敏感的自尊心。有了这些钱,我就倾向于做长远一点的规划,往未来远处多看它一年半载,以便能找到更大范围内的最优解。

啰里啰嗦写了这么多,2021 年如果让我立一个 flag,那就是把公司带出困境,做出真正能赚钱的业务。目标虽大,一切还是要从做好自己的点滴小事开始。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