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Mode 2020

2020-04-07

清明这天,中国进行了全国哀悼。虽然中国只有 3000 多个新冠死亡病例,但造成的影响,或者这么说吧,因为对社会运转的影响而造成的死亡人数远不止三千。之前看到一则新闻,武汉有一个小孩和爷爷相依为命,因为病毒爷俩不敢出门,后来爷爷死在家中,小孩也被困在家,依靠饼干等食物支撑生命。幸亏武汉进社区地毯式排查,才发现了这一家子。孩子年纪很小,不知道爷爷是怎么了,还每天给死去的爷爷盖被子。

社会活动停摆、医疗资源被挤占、交通不便、手头拮据、郁郁寡欢,都会造成额外的死亡,人数无法统计。

如果这一切是短期的,那还好。但越来越多迹象表明,这将是一场持久战。甚至不是肺炎那么简单,新冠病毒损伤的器官不只是肺,还波及脾脏、骨髓、淋巴结。

大量的无症状感染者(即携带病毒但身体没有出现不适的人)使疫情的结束更加遥遥无期。罗辑思维公众号发了一篇文章:《无症状新冠感染者出现,需要担心吗?》

我在下面写了一条留言:

虽然被选为唯一的精选留言,但我自己都觉得有点站着说话不腰疼。理论是理论,现实是现实。各国对疫情处置的迟钝和愚蠢,一再刷新了我们的认知。连美国都有 20 多万的确诊,别的地区更不敢想象。

尽管国内疫情控制得很好,周末出去转一转,各家商店依旧门庭冷落,顾客不到平时的 1/5。之前预想的报复性反弹,现在看是多么天真可笑。今年的经济彻底扑街了,明年会怎样也不好说。当疫情成为常态,我们要在思想上做好准备,降低期望,猥琐发育,积累势能。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