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

2020-09-28

道德 连环批评 真实本身 方方

通过「得到」知道的贾行家,订阅了他的栏目文化参考,平时路上听听还挺惬意。

贾行家是东北人,文化人,也跟文字打交道,他写了一本书《潦草》,史航等人推荐了。因为我对东北很有好感,预算翻开,就看到这么一句

每天带着儿子来散步的老先生像个老干部,他的儿子像个唐氏儿综合征患者

虽然我不是唐氏儿综合征,认识的人里也没有一个是,但还是觉得作者有点儿缺德,万一读者里有谁被误伤到了呢。

像我这么想,就很不东北了。比如东北二人转,有荤有素(这里的荤同荤段子的荤)。我看过的二人转表演寥寥可数,且都是素的,不知道荤的啥样。但是当赵本山倒台、二人转被说成低俗的时候,我并不是完全接受。总觉得有些人太过洁癖。

前段时间周奇墨在脱口秀大会上讲了一个段子,讲到一对夫妻,女方年龄比男方大,这么个故事。有个情节是模仿老太太没听清,喊了声「你说什么?」这句把大张伟逗得拍灯了,但同是评委的罗永浩和杨天真认为这个段子不够高级,会伤害到那些女方比男方年龄大的伴侣,甚至更多女性。这让我想起了多年以前赵本山和范伟的一个小品《卖拐》,就有人批评说小品中模仿瘸子走路的样子伤害了残疾人的感情。

这些批评者都站在了弱势的一方,让人很难张口反驳,因为同情弱者是天经地义。但有的时候,我又会觉得被指责的人也可怜,伤害了残疾人的赵本山范伟,伤害了女性的周奇墨,还有伤害了唐氏综合征患者及家属的贾行家。批评者呢,是那些站在道德制高点上的人,那些所谓看到了森林、有大局观的人。并不是说这些人不对,社会需要批评的声音。我只是单纯的不想站在批评者当中。

毕竟真实也很可贵,包括真实的内心想法。觉得一个人像唐氏综合征患者,找不到更合适的比喻,但为了避嫌硬要换一个说法;瘸子的形象不敢放进任何艺术作品里;与女性相关的话题要加倍小心……这样的世界的确照顾到了很多人的感受,但你真的喜欢这样的世界吗?

我反正不喜欢,于是我又拿起贾行家的书,继续往下看。极有可能我看几页后还会再次放弃它,但只会因为它不够好看,而不是因为别的原因。

东北给我的感觉是一种厚重,承得住一些人的戳戳点点,做自己喜欢的事儿,爱谁谁。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