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共同富裕的预测

2021-09-07

先思考一个问题,你理解的共同富裕,是以下哪种?

  1. 穷人的资产变多,富人的资产变少
  2. 穷人和富人的资产都变多,但两者差距缩小

这两种对穷人来说都是变富,怎么都好。但对富人来说,以上两者有没有区别?从绝对财富上看,一个是变少,一个是变多,好像是有区别。但从人的实际感受来说,没太大区别。因为人关注的是人与人的相对比较,而不是绝对值。当大家都富起来,你变富的速度低于身边的人,就等于是变穷了。

不满意?但选项2似乎是能想到的最好的结果了。缩小贫富差距是政治正确的,而它的字面意义,不就是让大家的财富值由悬殊变为接近嘛。既然如此,先富起来的人就不要心存幻想了,上到巨富,下到中产,全都跑不掉。先打消掉不切实际的幻想,接下来的思考才能理性客观。

当然,这次再分配不会像过去打土豪分田地那样,而会是一个温和但坚定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必有一部分人先被牺牲,一部分人后被牺牲。虽然终局差不多,但在漫长的过程中,孰先孰后,给个人的感受还是很不同的。

首先被牺牲的,就是巨富。可是这好像影响不到我吧,我又不是巨富,我的关系网中也没有巨富,巨富的钱拿出来分掉,对我应该是利好吧?

还真不一定。巨富都是大企业家,所在的行业也往往是高利润行业,这样的行业竞争也会比较激烈。既然有大钱赚,还面对激烈竞争,就不会在人力成本上斤斤计较,所以给到员工的薪资也有相当程度的溢价。

以腾讯为例,2021年上半年,腾讯的近十万名员工,平均月薪将近8万元,注意这可是一个月的薪水。看我文章的人,有可能就属于腾讯的这十万名员工,有更高的概率就职于腾讯大生态的企业,生态内的企业总员工数上百万人不止,而这些企业因为背靠大树,其薪资多半也会有溢价。

看文章的你,可能就站在腾讯的树荫下,也可能在阿里巴巴、字节跳动或者哪一棵类似的大树下,享用着规模效应带来的红利。马云说996是福报,有其道理,因为如果不在阿里巴巴,而在一般的企业,即使按996的时间节奏上班,也很难赚到那么多钱。

巨富的钱不在钱包里,而在他创办的企业里。所以要收走巨富的钱,就从他企业的利润中抽水。企业利润被抽走,给到股东的回报降低,必然导致投资热度下降,企业对人才的吸引力也会随之下降,员工薪资自然就给不了太高。

在这些员工当中,有些是底层出身,寄希望于乘上巨富的大船从而改变阶层。这些人本该是共同富裕的受益者,谁料刮起的这阵风让大船减慢了航速,原计划会在几年后到达的彼岸,忽然又显得遥不可及。

互联网行业里为什么有这么多巨富?互联网本质上是信息技术,它最大的作用就是降低获得信息的成本,从而大大降低了交易成本。比如阿里巴巴,就让商家的货架突破了地理的限制,触达到全国乃至全世界。阿里巴巴「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可不仅仅是一句口号。支付宝解决了买卖双方的信任问题,也是降低交易成本。从电脑端逐步转移到手机端,随时随地拿出手机来一分钟内就能找到想买的东西,这还是降低交易成本。

交易成本就这样一降再降,顺应了人性,也同时塑造了人们新的购物习惯,最后变成了必须,如果没有它就卖不出货。从「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变成「天下没有离了我能做成的生意」。电商还算集中度相对较低的了,再看看其他的互联网中介平台,美团外卖、滴滴打车、贝壳找房,都做到了近乎垄断的地位。

政府可能觉得,中介服务又不是什么高科技,让这些企业中间抽成吸血,还不如我自己来。于是就有了把中介平台收回国有的想法。例如政府自己做房屋租赁买卖平台,政府来做外卖平台,政府来做电商平台。互联网平台国有话以后,很可能就不抽成了。确实也很难想象,国家跟你这收取中介费的画面。

不收中介费不代表没有成本,只是这部分成本转移到纳税人那里了。可别小看了中介这个行业,就拿拼多多来说,6000个员工服务8亿用户,什么神仙效率!换成国有企业事业单位的话,员工数起码乘十,服务质量还不见得好。最后一算,总人力成本变多了,效率也下降了,这是坏的方面。好的方面是,员工的人均收入下来了,与中国更广大劳动群体的收入差距缩小了。

共同富裕要做的,是让中产阶层的财富积累速度慢下来,因为中产阶层才是贫富差距中「富」的参考坐标。大家不会拿自己的财产和马云比,巨富的资产从一个天文数字变成另一个天文数字,与我无关。但假如你是与我各方面条件都差不多的人,收入却是我的好几倍,那就不能忍了。周围这样高收入的人多起来,会把一切的成本都拉高,让我消费不起,还了得。

我们把人群简单分成低产、中产、富豪这样三个阶层。共同富裕不太能伤及到富豪阶层,虽然政府会对有钱人收这样那样的税,但只要富豪自己别玩火,安安分分地维持住原有阶层问题不大。低产和中产的收入差距会缩小,阶层之间的界限变得模糊,中产感受不到太大失落,而低产的幸福感会显著提升。

单从幸福感一个角度去评判,共同富裕会带来一个多赢的局面。幸福感提升了,国民的生育意愿也会提升。只要生就行,国家可不管这个新生儿的阶层出身,只要接受完义务教育那就是革命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说到最后,还是拐到了生育率这个中国最大的问题上。我们对低生育率问题好像已经很重视了,但说实话,重视得还远远不够。因为人口是缓慢变化的,所以它未来会给中国造成的巨大麻烦完全可以预见,谁也无法阻挡它缓慢而坚定的脚步。今天无论我们做什么,都改变不了未来二十年必然出现的老龄化问题。但在二十年以后,会有怎样的新局面,今天的所作所为就是可以影响到的了。只是长如二十年的回报周期,一般人很难把那么遥远的动力传导到此时此刻,这需要超有远见、超有耐心,还要懂得取舍决断。

END